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一塌糊涂txt下载
瓶盖小说网
瓶盖小说网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热门小说 历史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幽默笑话 伦理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郛老师 都市滟遇 外科病房 天梦使者 孰女味儿 名门艳旅 丝袜孰母 豪卻家族 伦巴灵魂 更爱美人 仙侠魔踪 豪门怨史
瓶盖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一塌糊涂  作者:石康 书号:23198  时间:2018/3/1  字数:10006 
上一章   ‮002-181‬    下一章 ( → )
 正文181-200  181

  我与嗡嗡吃饭的时候,我试图跟她贫嘴,开始说她长得难看,像个土豆,说着说着,嗡嗡突然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不高兴了,她说:"你就是觉得我难看,是不是?"事实上,我出口的话并没有太过脑子,我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中,这是我在紧张写作时常有的状态,但这次却有些奇怪,我的话十分生硬,充满恶意,就像是别人说的,但句句话明明出自我的口中。

  我对她说,这一段我状态不好,我有一年多时间没怎么写作了,现在刚写起来,不希望别人打扰。

  嗡嗡说,谁打扰你啦,我看电视都把声音放小。

  我说,只要是你在,就不可能不影响我,比如,你饿了,我就得做饭――话音未落,嗡嗡把刚拾起的筷子重又扔到桌上:"我不吃了!"

  182

  我哄她,一哄再哄,直到事情平息。

  第二天,嗡嗡接到同学电话,说往后几天有个在京广饭店的活儿,要她回团里排练,她起初说不想去,但同学告诉她实在找不到人,她只好答应了。

  晚上,我们一起到外面散步,嗡嗡逗着玩似的问我一个月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别的姑娘,我也逗着玩儿似的告诉她,有个老情人过来与我混了两天,嗡嗡突然甩开拉着我的手,像躲避什么似的离我老远,而我心中却萌生出一种恶意,我故意不说我是瞎编的,而是一言不发,我走了一会儿,一回头,嗡嗡仍跟在我身后不远,我停下来,等她走近,她却原地站住,不走了,我回身走向她,只见大滴的泪水正顺着她的面颊无声地向下滚落。

  忽然,我意识到,我伤害到了她,而这件事是早晚要发生的。

  183

  那是一个开始,一个不好的开始,非常不好,我的工作不顺利,内心充满矛盾,渐渐地,我陷入一种烦燥状态之中,上午,我送嗡嗡回去排练,约好了晚上去接她,在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约我一起吃中午饭,我去了,吃完午饭,又去逛了位于美术馆边上的三联书店,我买了几本书,出来后又接到一个电话,是约着打麻将,于是,我也跟着一齐去了,一直打到深夜1点,我输得只剩下20块钱才停住,我忽然发觉,我的手机落在车里,于是告辞出来,我上了车,想起嗡嗡的事,我拿起手机,不出所料,嗡嗡给我打了好几次,我知道她是在传达室打的电话,我想回一个电话,恰在这时,手机没电了,于是径直开车回家,路过嗡嗡所在的歌舞团,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去团里看一眼。

  我在歌舞团门口停下车,走了进去,路过传达室,发现嗡嗡还在等着我,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停地拨着电话,我隔着窗户叫了她一声,她扔下电话就跑出来,一下抱住我,想对我嚷嚷,声音在一刹那嘶哑了,于是,她便哭了起来,甚至哭出了声,我抱住她,心里当即决定,必须与她分手。

  184

  在我是个纯情少年的时候,对于情感,有着一种奇怪的信心,认为自己能够永远不变,认为别人的情感也与我一样,但是,现在我已步入成年,多年的经历告诉我,情感不可靠,这不仅仅是指别人,更指的是我自己,我回想自己以前的情人,试着想象如果她们回来找我,我是否会与她们和好如初呢?答案十分明显,不会的,这用"好马不吃回头草"也解释得通,但实际情况是,只在一种情况下我才会试图捞回一份感情,那就是,离我而去的姑娘伤害了我的自信心,我捞回她,就是想捞回自己的自信心,现在,连这一点我都不会去做,因为我已懂得自信心的虚妄与荒唐,也就是说,我对自己及对别人的信心消失了,我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东西,我只相信,任何事情的结局都是坏事,事情与事情的不同之处,只是在于向坏事的变化中所走的路径不同而已。

  嗡嗡令我想起了我的从前,我曾设想过,要是我们早10年相识,要是我没有经历过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没有见识过那么多的人,想过那么多的问题,也许我会试图长久地与她混在一起,但是,这都是胡思想,实际情况是,我已不可能忠于情感这种不可靠的东西了,更不可能钟情于一个姑娘,一个像嗡嗡这样的小姑娘。

  要说清这一点非长篇大论不可,而且,即使长篇大论,也不一定讲得清,对于我个人,这是一部道德沦丧史,其结果,让我对道德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起初是怀疑,后来是刻薄与嘲笑,最后,干脆变成漠不关心,这得从我的学习开始。

  185

  关于学习我要讲的话很多,但这里限于篇幅,只能提及点滴。

  我从小就常被提醒,要向伟大的人物学习,于是我开始读伟人的作品及传记,一气读了十几年,我发现,伟人的很多东西,我想我很少学得来,至少他们的运气和天赋不是凭学习而能得到的,还有,伟人的性格一般要复杂于常人,另外,道德上,他们几乎都很矛盾,好的地方特好,坏的地方特坏,这两方面我都不想学,但我仍有机会学习他们,因为伟人也有中庸的一面,经过一通比较,我终于知道我可以向他们学什么了!

  我是说,学他们

  因为,据我观察,伟人们大多非常喜欢,甚至喜欢到入的程度,这令我非常惊奇,我想,这也许就是伟人与普通人的区别之一吧。

  如果我实在闲得慌,想轻松一下,谈谈人类的历史,如果想在这个领域内一显身手的话,力所能及,我会选择写一部《人类史》。除人类外,我还注意到,从进化论的角度看,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从低级到高级,可以说是一个从单的进步。

  虽然我不相信历史决定论,但我认为,做为一个历史,应当说,已经把我席卷于其中,因此,适应它,像适应社会适应商品经济一样适应它,是我的当务之急,闸门已经打开,即使是爱滋病的力量也很难使它关上。

  在两具体问题上,问题要复杂得多,你可以对一个姑娘说你爱她,但你可以不说会不会改主意,你可以说忠诚于她,但不用提忠诚的是心灵还是**,最终,爱到极点,当你含深情地说出你只想她一人时,她却多半会以"你就知道这个"表示不满,说来说去,全是扯淡。

  186

  扯淡的事情绝不止于此。

  众所周知,有点才情就能成为一个时髦作家,像多数搞文学的作家那样,但要成为一个好作家,就还得有点儿头脑,像搞哲学与数学的作家那样,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作家,就得在寂寞中不停地工作,就得对得起自己超人的天赋,这才是知识分子的道德感。

  好笑的是,时髦作家特别拿自己那点矫造作的才情当回事,这使得绝大数事儿写的书都让我看得想吐――连我自己写的也包括在内,我得顶住恶心才能写出名著,虽然这不是我的强项――接受陌生人来访、上电视里去胡说八道、跑到台上去出丑,在众目睽睽之下晃来晃去并以此为荣,这自然吗?你可见过一群猴子围着其中的一只看个不停吗――更好笑的是,竟还有单只的猴子以为这件事很风光,翻着筋斗出列,吵吵嚷嚷地争着让大家看个够,以为出名这种事很来劲,这难道不滑稽吗?

  187

  老恶萨特**地说过,我需要必然的爱情,我也需要偶然的爱情。以我的理解,他的意思是说,他很需要一个女人常伴身边,随叫随到,但他也需要随时出击,去弄到各种各样的女人,事实上,如果条件允许,也就是偶然的爱情特别多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不要那个必然的爱情,在理论支持下,萨特无所顾忌地投入实践,表现出一个狂热的*情所能表现出的所有特征,他喜欢他长期的情人波伏娃,但他也喜欢波伏娃为他挑的女学生,他与波伏娃串通一气,成功地了一大批姑娘,当然,很多时候,萨特看来更愿意单干,像一个独行侠那样独来独往,每一个可能到的姑娘,有时,对于女人,他在与不之间摇摆不定,这得根据他的一时心境而定,为了弄到女学生,他不得不发明很多子虚乌有的理论,走上课堂去蒙她们,为了弄到各式各样的女人,他不得不去四处搞演讲、作报告、杠新闻,为了弄到女演员,他不得不把哲学扔到一边,写小说,写戏剧,当然,对于一个搞写作的人来说,写什么都一样,反正为了达到蒙姑娘的目的,什么荒谬的文章他都愿意写,这是一种非常质朴的情感,带着说干就干的豪情,比起那些发发梦就完事的普通人来讲,我要说,萨特对自己的**的态度是认真的,并且,对自己**的呼声简直做到了言听计从的程度。

  在巴黎,在萨特苦心经营、七拼八凑、漏百出的后宫里,他满腔地在情人们之间奔走着,他利用他的学识、地位与金钱,花言巧语地骗个不停,他忙碌地从一双**跑到另一双**之间,为了他的**能够在不同的**里左停停右停停,他真是碎了心,我不知道她们能否安慰这个无之徒,这个连诺贝尔奖也肯放过的矮小硬汉,却不肯放过任何女人,他用他精明透顶的实际行动告诉我,女人比什么奖状奖金要实惠得多!

  大氓昆德拉说过,弄到一个女人,随便一个什么男人都可以办到,但要懂得如何摆她,则非成的男人不行。

  依我的理解力,昆德拉自傲的是,他能够完一个姑娘后成功地身,而不惹任何麻烦,也就是说,他把看成是一种非凡的技术,当然,这种技术不用说大家也知道,那就叫欺骗,他自己掌握了欺骗术之后,便把欺骗术上升到成男人的高度,真不愧是个艺术高手,以至于,他骗完姑娘还能说姑娘幼稚,并认为幼稚要比成低档,根本无法与成相提并论,这种洋洋自得的无派头儿,我一时半会儿的还真学不会!

  歌德,除了是个权力的奴隶以外,还是一个对**与**深深恋的作家,即使到了(只能使用手指捅捅的)80岁高龄,仍然强撑硬努着上,而且不惜使用求婚等极端手段,与雪莱、拜伦这种擅长搞换*的年轻诗人相比,他的老不正经十分明显,而且我都替他觉得累,歌德给我的印象像个肩扛自己过于沉重的**弯而行的苦行僧,当然,还得拄着拐,在这种情况下,他仍不畏艰难,在与通的路上蹒跚而行,我认为瘸拜伦虽有游过英吉利海峡的耐力,但在热衷的路上却很难比歌德走得更远,通过阅读这些人的传记,我有理由认为,如果说雪莱、拜伦的诗是蘸着自己的在纸上胡涂画一气的话,那么歌德的诗倒像是浮在装满自己的泳池里,一笔一划认真写成的,并且,还写写停停!

  这种情况同样也发生在女人身上。杜拉斯的母亲曾"到殖民地去发财",她本人则"回到法国去成名",这个写过《情人》的老妇,在66岁人老珠黄的情况下,仍能凭借满腔的小她一多半的雅恩,使其在此后的岁月中,成为她的男佣、保姆、司机、护士、出气筒、秘书、抄写员、酒友、折磨的对象、的工具,并毁了这个男子的一生,使他在其死后,一夜之间音讯皆无,她改变了这个一无所有的纯情少男的生活,尤其可气的是,她仅凭会写两笔狗不通的所谓小说便一劳永逸地唬住了他,这恶劣之极,她不仅自己使文字凌驾于个人生活之上,还使别人这么做,当然,我应顺便提及的是,这个小个子女人的坏老师多得要命,在她的生活圈子里,她只算学到了一点皮

  给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雅恩第一次见她,因为受到了她的小说及名声的欺骗,他不断给她写信,卑地请求见面,而第一次见面,她就叫他出外买酒,他去了,一会儿回来了,酒没有买,因为他没有钱,他就这么站在这个满头白发的女恶面前,像一只等待屠宰的羔羊,于是她恶意地看到一个机会,即如何榨、侮辱一个拥有纯洁的赤子之心的青年的机会,并立刻举起屠刀,她以爱情和文学的名义付诸行动,骗得他认为她的工作与生活比他的更重要,把他蒙得五三道,并允许他把他们之间所有的丑行记录下来,成为一本传记,这种毫无顾忌的厚颜无简直令人发指!

  188

  当我看到一只体格强健的公猿带领几只还算过得去的母猿穿过树林时,我想,我会觉得那是自然的,而一旦古猿从树林里走出变成*人类,这种编队就会发生变化,老骗子毕加索有可能懂得画画,还可能是画儿童画的天才,但他更懂得如何用他的与众不同的儿童画弄到与众不同的女人,当然,画家在嗅方面有很多传统教条,他们似乎总是致力于从**上画出心灵,我小时候弄不清他们为什么不干脆直接画心灵,后来看画看得多了,才懂得心灵是画家发给姑娘们的**,当然,有些画家在画**时,**恨不能向着女模特直伸过去,但也有些画家是画完后才起,其实画家们最熟悉的题材是"生病的男女器官",据我所知,有名的画家根本用不着对此绘画题材道听途说。当然,诗人、剧作家、文学家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他们私下里都是病专家,想起水银疗法便十分痛苦,但他们仍掌握一种神奇的本领,那就是化痛苦为追逐妇女的动力,就像阿尔方斯-都德很长时间以来都被笼统称之为爱国主义作家,但再往下细分就会被分到爱法国姑娘的那类爱国者当中去,通过对历史名人进行研究,我逐渐发现一条颠扑不破的公理,那就是,"所谓名人,就是那些热爱与很多女人**的男人,或者是热爱与很多男人**的女人。"我想,要证明我的定理非常容易,用不完全归纳法,翻开《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的文学卷与绘画卷,按着人名一个个找下去就行,我本来想干的一个工作就是对这套百科全书做一个补充,我会添一个小小的栏目,注明其中每个人物伴侣多少、患病次数这两个硬指标,如果我不嫌麻烦,还可以注明这些事给他们的创作带来的影响,那些所谓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学者不知为什么不干这件事?我弄不清他们良知何在?据我所知,正是由于他们没尽好社会责任,使人民把通看成是不体面不道德的事,使流行时尚过分肤浅,在公共汽车里,只能听见有人谈论什么"讨个说法",而不是更有趣的"得次病"!

  189

  我不知是从何时起,单这种无聊的时尚开始四处漫延、没完没了、长盛不衰起来的,它披着忠诚、爱、理解等等令人无法容忍的外衣,混迹于道德观念中,就如同恶狼披着羊皮混在羊群中一样,追求单这一时尚的人群十分广大,以至于政治制度都把它当成了社会稳定的一项指标,这十分令人费解,单身汉们被理解成一群含有恶意的人,他们似乎除了在游手好闲之余拆散别人的家庭以外,什么也不会干,而别人的家庭是什么意思呢?无非是把男女关系变成排大队,别的全不管,先来后到才最重要,那些第三者就像擅长夹儿的人一样叫人讨厌,因为他们破坏了时尚的秩序,他们甚至影响到财产权,而围着那些资产转来转去的社会在这一点上却特别虚伪,表现得比道德还道德,要知道,历史上那些在维护社会风尚方面的杰出人物大多是杂的呀!

  在避孕药如此发达的今天,**没有成为一项体育运动叫我无法同意,成为娱乐活动是提高了**的档次,因为做为一个产业,它与生产消费有关,值钱了,这一点,我极勉强地表示理解,然而,它成了爱情最可靠的一部分可真叫我吃惊,因为把情感建立在诸如**之类的事情上,至少是贬低了情感的价值,事实上,在人类**史上,歪风气一直十分猖獗,不说以往中国的小脚与外国的贞节内,就是在现在,"你愿意跟我上吗?"在通常也会被理解成一句含有恶意的下话,而不是普通的闲话,后面接的不是"你有爱滋病吗?",而是:"真恶心。"请注意,这是所答非所问的绝好例子,也是日常用语中缺少逻辑的证明。

  190

  从一些更为细小的道德教义上看问题,道德甚至可以成为一个笑话,比如:如果有人相信"己所不,勿施于人"的道德教义,那么我们将看到一个同恋者天天在街上真诚地呼吁:"别再搞异恋了,太不道德了!"

  另外,从道德的角度讲,我认为,欧洲人提出的平等、自由、博爱是不道德的,因为那是一种谎言,最少也应算是吹牛,因为我们举出相反的例子十分容易,简直可以说俯拾皆是――如何理解道德问题呢?作为势利鬼,我建议从道德的效果上看这个问题,很明显,谁在道德上得利谁就会提倡这件事,那么,谁得利呢?不用说大家也知道。

  让我们承认吧,道德是一种借口,它甚至能让一个临死的人因为自己被认为是个好人而得到安息,它也是一种手段,能够使很多人遵守它而另一些人置身事外,它是社会管理芸芸众生的工具,它只用"良心"一词便可干成很多事,它的结果是让那些厚颜无之徒做任何事都十分便捷,而所谓好人则成天惴惴不安,道德是一种疾病,得上此症者眨眼间便能成为上帝,这样的结果,使得天下出现了数不清的上帝,他们可以张嘴就敢判断:这是好事,这是坏事,这是好人,这是坏人,这是对的,那是错的,其实讲的就是说话人自己的趣味,代表的也是说话人个人的利益――人类应当为道德这件事感到脸红,因为它是人类自己的可笑发明,很多荒谬绝伦的事情由此诞生――比如:‮子婊‬立牌坊不仅令人好笑,而且,浪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如果‮子婊‬不是作为一件坏事出现,那么,她干嘛那么累呢?她只需老老实实当个‮子婊‬就行了。不谈道德,人类的所谓贬义词就没有任何价值,语言的霸权也被消弱了很大一块,所谓正义之类的东西便无法在社会上欺行霸市――这不是很好嘛!

  191

  对于道德问题,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把坏人全杀掉,不幸的是,这个办法在实施时出现了悖论,因为一旦你真的杀掉了坏人,你也就成了一个杀人犯,也就是坏人,甚至是比坏人还要坏的人,因此,你也会被杀掉,这样一直干下去,人类中就会留下一个人,这个人由于杀死了倒数第二个人,因此是个坏人,但他仍可自称好人,因为再没坏人可杀了,因此,从某种角度上可以说,他不得不成为一个好人,我们可以称之为上帝。我非常希望有幸能成为上帝,但作为上帝我不会选择这个办法,因为这个办法仍使我面临道德上的困惑,因为在我独自一人时,道德是没有意义的,我为了使道德完善从而毁灭了道德,这不能不说是另一个悖论,在双重悖论的作用下,我的办法显得非常荒唐可笑――事实上,你即使想出更为复杂更为合理的办法,也无法解决人类在道德上面临的困惑,还是老老实实承认吧,道德是一个非常奇怪非常神秘的体系,我可以说,从简捷有效的观点看待道德问题,那我就不得不承认,道德其实是毫无必要的。

  192

  ,作为日常生活一部分的,应当被单独拿出来讨论,它与爱情之类的东西毫无关系,它就是一种与生殖有关的事物,我相信,的秘密深藏于我的身体之中,而不在我的思想之中――我的身体对充满渴望,而我的思想却无法容忍的存在――我的思想不再靠**,而是靠书里的符号生存,而我的身体,如果没有的滋养,那它就会对毁灭感到恐惧,身体需要提供幻觉,认为**可以通过生殖永世长存,这个幻觉是一个**之梦,我的思想对此颇觉荒谬,而我的身体却以一副饶舌的姿态焦虑地重申着自己的愿望:身体不可一无梦!

  193

  在尘世间,好人与坏人共同生活,亲如兄弟,恶如敌人,在墓里,好人与坏人同眠,一切归于沉寂,只有黑暗与孤寂永存世间――在经过徒劳而艰苦的折腾之后,在穿过情感的假象之后,构成我的原子会与构成你的原子一起手拉手跳舞,在一个我们从未去过的地方,我会与你同眠,我的读者,你也会与我同眠。

  194

  经过长期的观察,我终于意识到,只有这黑暗尘世才是我惟一的家,惟一的立足点,惟一的战场,我必须在世俗生活里战斗、休息、搞阴谋诡计,取得成功,或者被击败,要么我就不是人类,而是另一种生物,而在世俗生活里,不管我自己承不承认,我都只能做为一个自由的市侩获得存在,而不是一个任人处置的圣人,况且,在我的视野里,关于圣人的传说倒是不少,但能见到一个却是比登天还难,我可不能被传说弄花了双眼,因为传说基本上可以说是误传、谣传的另一种说法,我出身于市民阶层,带着一身的俗气在恶劣的生活条件里摸爬滚打,东找西找,却连半点铜臭的味道都闻不到,更不用提什么高层次的荒,我可不想当一个势利眼,瞄着别人的荒破口大骂,我宁可跳进荒的油锅,也不屑于什么高风亮节的天堂,只有硬心肠的人才能做到崇高,我不行,我一崇高就会吃大亏,我什么亏也不想吃,因此,我只有全无顾忌地追求荒的生活,也只有荒的生活才是我真正的向往,那是我的趣味,低级归低级,可没人把我往高层次带,再说,连荒我都做不到,又能到哪儿去弄什么子回头,回头是岸之类名声呢?

  195

  这是关于我自己"在场"的惨剧,而不在场,则无法享受人生难捱的酷刑!

  我就是要和自己斗一斗,只在顺手时才斗一斗别人。

  是的,我主意已定,不再回头。

  我就是要在热锅里转来转去,谁也别想把我捞出来!

  196

  于是,若干天以后,我把嗡嗡搂在怀里,告诉她,你还是走吧,在我身上,你什么也得不到,因为我自己就什么也得不到。

  嗡嗡没有听懂我的话。

  她搂着我,与我贴在一起。

  也许她永远也听不懂。

  但我有办法要她听懂一部分。

  197

  人中的恶是如何开始的呢?

  对于别人,我很难知道,而我知道我是如何开始的。

  起初,我把嗡嗡送回团里。

  然后,我勾引嗡嗡的同学。

  198

  写到这里,我再一次无法下笔,如何描述整件事呢?我想,读者愿意看到的是类似下面一段叙述,并相信这是真实而深刻的:

  终于,我陷入了花样繁多的之中无法自拔,最初,我与早已徐娘半老的旧情人A重叙旧情,嗡嗡得知后大闹一场,然后忍受下来。我又弄到年轻貌美的B,嗡嗡哭着要求我的尊重,我不理她,她只好再次忍受,接着,我追求一个短头发的姑娘C,被拒绝,我无地向嗡嗡讲述这件事,她仍然忍受,接着我又看上了长发细的D,嗡嗡的自尊心垮掉了,她假装视而不见,然后我又把非常感的E弄到上,有一次被她撞见,她大哭一场,事后再次忍受下来。

  我一而再,再而三,而她则失去了信心,以至完全绝望了,最终,我让她走,她着泪拒绝,我坚持,她就走了,我用车送她回去,路上连连叹气,她快到目的地时哭了,我停住车,几乎想调转车头,带她回去,但她已下了车,还冲我招招手,关上车门,走了,我感到了不道德的火焰猛烈地噬着我的心。

  我回到嗡嗡已离去的空屋,我关上门,走到沙发上坐下,我发现,她走了,也许不再回来,我看到门背后钉子上挂的一条围巾掉在地上,而地上的几个空酒瓶在滚来滚去。

  199

  这是煞有介事的胡编造,为什么看起来倒像是真的呢?我想,这又是有关真实的幻觉在作怪,事实上,我认为我无法客观地描述整个事件,它由太多细碎而繁多的事件罗列而成,这些事件如果由一组我设置的因果关系连缀起来,那么仅仅是看起来会使人觉得合情合理,不幸的是,那样做却与真相背道而驰,因为事情的客观会受到太多的损害。

  这里指的不是诚实与不诚实、真诚与不真诚之类的事情,那些都指的是对事物的态度,而与事物本身无关,一个只受过小学教育的小学生,无论对待一道非欧几何题如何认真,如何真诚,相信也不会比我在漫不经心的态度下得到的结果更正确,我要说的是,真诚、诚实之类的情感因素与创作无关,滥用真诚与诚实的卢梭的《忏悔录》读来只让我恶心,所谓现实主义作品的欺骗早已有目共睹,我可不想写下些活见鬼的胡言语来欺骗读者,当然,这得是在敢于欺骗自己的前提下才能进行的,而我对此并不擅长,我要说,在这里涉及的仅是我的能力,我的创作天赋,无论我如何地回忆,如何地寻找描述的方法,结果都功亏一篑,我再一次感到自己的无能,我悲哀地发现,对我来讲,客观地讲述一个事件是如此地艰难。

  200

  但我仍要叙述,而且现在就要开始,我不能停息,不能留下空白,因此,我也只好降下一格,坠入假象的深渊,我决心已定,无论如何,我要完成故事。

  为了在假象中失,我就必须使我自己不清醒,我才看不上那些所谓清醒的笨蛋,更讨厌那些实际上没有能力清醒的人假装清醒,依我看,那全是自我欺骗,对世间的事物一知半解就号称清醒真是叫我笑掉大牙,事实上,只有头脑空空的人才会清醒,而有点知识的人却不得不在思想的宫里兜圈子,而且,世上还没有人曾经转出来过。  wWW.pINGgxS.com 
上一章   一塌糊涂   下一章 ( → )
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石康编写的一塌糊涂全文免费阅读;请把一塌糊涂最新章节分享推荐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