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一塌糊涂txt下载
瓶盖小说网
瓶盖小说网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热门小说 历史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幽默笑话 伦理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郛老师 都市滟遇 外科病房 天梦使者 孰女味儿 名门艳旅 丝袜孰母 豪卻家族 伦巴灵魂 更爱美人 仙侠魔踪 豪门怨史
瓶盖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一塌糊涂  作者:石康 书号:23198  时间:2018/3/1  字数:9290 
上一章   ‮333-123‬    下一章 ( → )
 321

  在我的想象中,存在姑娘这件事,还存在着我中意的姑娘形象,那是我的幻觉,但是,有一天,我发现,这种幻觉居然在现实世界中有一个对应物,也就是说,有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姑娘曾被我幻想过,于是,一件不幸的事发生了,当时,嗡嗡还在与我纠,而我,还在对这种纠犹豫不决。

  322

  那是发生在一个下午的事,我当时去团里接嗡嗡,嗡嗡约了两个同学一起到我家吃饭,我到了以后给嗡嗡打了一个电话,她正在收拾屋子,叫我等会儿,我站在一排宿舍门前抽烟,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这时,其中一个要到我家吃饭的姑娘急不可耐地从宿舍里走了出来,她叫于莉莉,是个热情的小可爱,与我早就识,经常与我逗笑,我也没有多加注意。

  可那天有点奇怪,她站在宿舍门口,穿着一条式样过时的白底碎花的旧连衣裙,这与她平时的打扮十分不同,她和我聊天,无非是家长里短,具体内容我现在已经忘记了,甚至当时我也没有对她说的话有什么特别的注意,这时,令我心中一动的事情发生了,她说着说着话,像是站累了,慢慢地蹲了下去,然后,她就蹲在地上跟我说话,有时仰起头,有时低下去,还不时用手在地上划来划去。

  她的普通话说得不太好,带着很重的家乡口音,听起来十分别扭,她说着说着,忽然,我感到一种奇怪的情感涌上心头,一时间,我忽然发现,这个形象与我幻想中某个场景中的形象非常近似,我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起那是一个什么场景,但这一切都似乎在某时某地发生过一次,甚至,在我的记忆里,有一种重叠的感觉,因而让我感到十分熟悉,这种情感要讲述清楚十分不容易,比如说吧,我曾幻想自己四处,路过一个江南小镇,在一个铺着石板路的小巷子里,我迷路了,不知该向哪里走,这时,身后的门来了,一个小姑娘出现了,她有些羞怯地与我说话,她很害羞,因此只是蹲在地上跟我说,她告诉我关于前方道路的某些信息,而那些信息十分重要,都是我想知道的,反正是诸如此类的幻想,既然世上有人相信一见钟情这种怪事,那么,这个姑娘蹲下的形象能叫我心中泛起奇怪的柔情也应在情理之中。

  323

  可是,在这件事却有很多不在情理之中的东西,我是说,不自然的东西,不是她,而是我,我不知我能否准确地描述出我当时的感觉,但我要在这里试一试,我是说,在一刹那,我忽然有一种感觉,似乎在冥冥中我与她似曾相识,也是在一个夏天,在一条街边,也是在一个门前,也是我在等着什么人,忽然,有个路过的姑娘与我说话,说着说着,她也同样蹲在地上,我们说着话,而那个姑娘说完后站起来,骑上一辆自行车走了,我见她轻快而灵巧地穿过人,消失在街道的尽头,我忽然记起,我没有看清她的脸,只记得她长着一条细细的脖颈,而她说的话我也未听清半句,她好像是告诉我一件什么事,至于那件事究竟是什么,我却没有丝毫印象,正在此刻,于莉莉抬起头来,我看到她的脸,竟奇怪地感到她的脸上有一种不好意思的神情,就像通常人们所说的害羞,那种神情,只有一个秘密被当面揭穿后才会在表情中出现,我是指,难道在我们俩之间,真的曾有过什么秘密吗?

  324

  以后我接嗡嗡时,又遇到过几次于莉莉,我认为,她对我表现出一种奇怪的亲热,给我一个感觉,让我认为我们俩很亲,至于那是怎么一种亲法,我也说不上来。有时,在遇见我时,她会向我招手,有时,当着她的男朋友,她会尖叫一声,一下子跳到我身上来,实际上,她对所有人都这样,她喜欢大大咧咧地与人打招呼,随随便便与识的人笑闹,她与男友因为一次怀孕事件弄得关系不太好,而她的男友也与我讲过话,给我的印象是个十分重感情的小伙子,也许正因为此,他看起来显得有点软弱,但不是那种叫人反感的假时髦青年,他对她的情感谁都看得出来,全都摆在明面儿上,十分真挚,我相信,只要条件允许,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可惜,她似乎对此仍不满意。

  325

  当然,所有的一切也许都是我自己的感受,与于莉莉无关,也许她对我的态度与对任何一个她认识的人的态度是一致的,我想我必须指出这一点,但奇怪的是,从此以后,每当我们见面,我都感到她有一种不自然的感觉,比如她的脸会在忽然间红起来,比如她会说着说着话忽然推开男友或搂紧男友。印象深的一次是她与男友及其他一些姑娘来我家过生日,她坐在我旁边闲聊,她对我说她的腿很软,我摸了一下,她说,是吧?我感到这里面有一丝惑的迹象,但是,对于平时与姑娘们随便说笑打闹的我来说,这又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也许是我心里有鬼,谁知道呢?

  326

  于是,我决定弄清这件事,那是与嗡嗡分手后不久,我给于莉莉打了一个电话,她很高兴,我说我要请她出来吃饭,她说她十分愿意,我没有订具体时间,而是看她的方便,她说方便时打电话给我,挂下电话,我再次察觉出一丝异样来,因为她平时与嗡嗡很要好,经常在一起玩,我给她打电话的目的都是找嗡嗡,不用我说,她就会提到嗡嗡,可是,这次电话却不同以往,就像有某种默契一样,我们都没有提及嗡嗡,还有一点,平时打电话时,我都会与她东拉西扯几句,贫两句嘴,但这次却没有,我们干净利落地订了一个不确定的约会,很有点心照不宣的意味。

  327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于莉莉的电话,她说她第二天一天都没事,我说我下午3点有一个事儿要谈,于是说定晚上6点在中国大饭店碰头。这样做是因为我的谈事儿地点也在中国大饭店,这样,我完事后,正好与她一起吃饭。

  那天与我谈事儿的制片人是个偏执狂,他认定了我的剧本是个青春偶像剧,对于我想自己拍戏的事儿含含糊糊,却一个劲儿地想让我改一改剧本中他认为不妥的地方,可把我给气坏了,我最讨厌这种一分钱也没有花便开始指手划脚的制片人,一般来讲,我只与签约付钱后的制片人认真谈谈剧本,我坚持认为,准备付钱与付了钱是两回事,如果一个制片人没有付我钱,却与我一起煞有介事地讨论将来须头八脑的合作细节,并在这种想象的合作中履行他作为制片人的职责,那简直会让我笑掉大牙,对于这种情况,一般我会身便走,让他一个人去过制片人的瘾,可惜,那天我却一上去就想着要与他谈三个小时,因此,便与他争论起来,当然,这种荒谬的争论毫无意义,但却把我们两人都气了个半死,尤其是到后来我们摊牌,他对我说他准备以一个让我觉得低得可笑的高价买下我的剧本时,我简直快气疯了,事实上,当时与我谈买剧本的公司中普遍出价是他的两倍,而他却自以为大局已定,真没见过如此自以为是的制片人!我看看表,时间已到五点半钟,于是不想再与他纠,就报出我的价格后说还有事,以后再谈,没想到他竟然诅咒发誓,说我的剧本不可能有这个价,还当着我的面打电话四处询问,问我的上一个剧本价是否属实,得知属实后,他又一反刚才的态度,拼命拉住我,一副要与我共商大计的样子,可把我给气坏了,不用问,这一定是个野公司的制片人,我好不容易才逃开他的纠,来到大厅里等于莉莉,片刻,手机响起,她到了,从门口的一辆出租车上下来。

  我与她一起进入里面的餐厅吃自助餐,吃饭时,由于受刚才谈事儿的影响,我余怒未消,心情十分恶劣,谈话间,竟奇怪地与她争执起关于舞蹈的某个问题来了,而且,那天我就像是患了争辩症一样,无论她说任何一个问题,我都要与她争论不休,渐渐地使一场轻松的谈话变为无聊至极的顽强争辩,几个小时眨眼间就过去了,其间我一反常态,时而慷慨陈词,时而破口大骂,表现得不可理喻,连我自己都感到不解,忽然,她对我说,时间不早了,她要回去了,话出口的那一刻,我抬头望向她,发现她竟是一脸失望与倦怠的神色,于是,我们起身离去,我走在她身后,我再次惊异地发现,她上身穿了一件十分紧身的背心,下穿一条十分短的牛仔短,显得十分感,显然,她并不是为了与我争执才来此吃饭的,看来,似乎一切都在与我们的愿望背道而驰。

  送她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有点心不在焉,我原来想问问她是不是喜欢我,但在这种气氛里,这个问题显然无法提出,我有点灰心,为我的表现而失望,同时,也为我为何如此表现而不解,我问她以后愿不愿意在无事时与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玩,她像是很高兴似的答应了,我送她回去,她下了车,跟我招手再见,说会给我打电话,然后走了。

  过了几天,我与一干朋友在酒吧闲混,我约她出来,她推说有事拒绝了,再下一次,我与几个青年男女演员一同在凯莱大酒店的体育酒吧玩,再次给她打电话,她仍然拒绝了,我于是不再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328

  几个月之后,我去团里接嗡嗡,再次见到于莉莉,再次见到了她那不自然的神色,当时是在一个宿舍里,她和几个同学正在就她与男友打架的事评理,我进门后,听到几个着南腔北调的姑娘们在叽叽喳喳,语速惊人,也不知说的是什么,我向她点点头,便准备带嗡嗡离去,但她却冲着我神情激动地讲男友如何不关心她,说着说着,脸都涨红了,一副委屈的样子,我弄不清楚这种委屈是否是故意向我的,突然之间,我脑海中再次闪现出她与我说着说着话就蹲下去的样子,再一次,那种似曾相识的柔情涌上我的心头,幻觉中的那个形象也飘然而至,一时间,一种想把她弄到手的念从我心中陡然升起,来得快且炽烈,第二天我送走嗡嗡后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想约她出来,没料想接电话的却是她的男友,我东拉西扯几句便沮丧地挂下电话,隔一天再次打去,这次接电话的是她,我约她出来吃饭,她没有犹豫,很快答应了,时间约在两天以后。

  两天以后,我在燕莎商场附近的一个意大利饭馆见到她,我们一起吃意大利面条,饭前喝咖啡时,我仔细端详她,发现她一副外出的打扮,我是说,是花了时间打扮过的,看起来干干净净,清清,恰到好处,她的神态十分从容,就坐在我对面,与我说着一些她的近况,什么正在学英语啦,什么觉得跳舞没前途之类的话,令我惊奇的是,在她的言谈举止之间,我发现她与我想象中姑娘总是重叠到一起,她的面貌在我看来变化多端,一时间,我对她还有新发现,从专业的角度讲,我发现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广告演员,适合出演多种广告,因为她的相貌乍看起来总觉得像谁谁谁,仔细看时,却又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对象,这种相貌很容易被记住,同时,她的脸很有特点,但又无法一下说得清楚,这使得它在商业广告片中大有用武之地,我没有对她说出这一点,而是继续与她一句接一句地聊天,我们谈了嗡嗡,谈了她的男友,具体内容我已记不清楚,但她头头是道的谈论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与前一次谈话相比,她好像在很短时间内已变得懂事许多,她很喜欢嗡嗡,对她的男友也有着很深的感情,她叙事清楚,而且有条理,叫我觉得她之所以答应出来与我吃饭,只不过是为了聊聊天,解解闷而已,而对我为何约她出来,她似乎并不想知道。

  饭后,我开着车,带着她一起在三环路上兜风,进行毫无意义的谈话,不知为什么,我始终不想对她讲明我的真实意图,因为我隐隐感到,这一次,我们之间缺乏不言而喻的理解,汽车在行进着,录音机里播着街上的流行歌,我仍在与她谈话,她向我讲了一些她在生活中遇到的小烦恼,我听着,为了鼓励她继续说下去,不时发出评论,我很担心一旦她说话中止,气氛就会变得尴尬,此时我们已到歌舞团附近,由于走神,我并错了线,不得不再绕一个小圈子,忽然,我产生一种冲动,要把我的想法对她讲明,但我不知如何对她描述我对她的感觉,眼看已经快到团里了,我抓紧时间,张嘴就告诉她我喜欢她,但因为她与嗡嗡十分要好,我又不想伤害嗡嗡,事实上,我讲出这些话时非常费力,我在尽可能地使用她能理解的话说给她听,谁知她听了以后十分镇定自若,就如同早就料到一样,她解释说她一点也没想到我会这样想,接着问我喜欢她什么,谈话至此,骤然间,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我感到自己已落入一个极不自重的圈套,这个圈套是我亲自编织,我一步步地掉入其中,成为一个自作多情的笑料,讨厌的是,这恰恰是一件我很在乎的事情,它关系到我对姑娘的幻想,在那一刻,我如同一个猛地掉进水里的酒徒一样清醒过来,我侧脸看她,只见她大大方方地坐在我的旁边,脸上的神情非常坦然,而我却像个心怀鬼胎的下坯一样显得心慌意,并且,由于做贼心虚,恨不能立刻身而逃,此时,我意外地发现,我对她的一切感觉全都大错特错。

  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告诉她,我是从看到她蹲下的那一刻开始喜欢她的,我还说,其实一切全无头绪,她挂着一个男友,我后面跟着嗡嗡,她又与嗡嗡是好朋友,要是万一哪天她碰巧发现自己也喜欢我的话,再谈一切不迟。说话间,她已到地方,我对她说再见,她下了车,用上次分手时同样的腔调对我说,电话联系,然后飞快地走了。

  我驾车回家,心中说不出的懊丧,难道,难道我对她的感觉全都错了吗?难道那一些我认为表明她对我感兴趣的迹象全是我臆想的吗?我的判断在哪里出了问题,目前尚不清楚,但很多迹象表明,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329

  一段时间后,嗡嗡随团去北朝鲜演出,我得知于莉莉不去,留在国内,此时,我认为很多令我惑不解的问题有了澄清的机会,不仅是我讲到的一些事情,还有一些我没讲到的事情,这些都令我惑不解,我打电话给她,约她到我家聊天,她答应了,但到我打电话真的约她时,她又推说有事,拒绝了,恰巧,一个过去合作过的美工独自包下了一个拍摄牙膏的广告片,急需两名女模特,试了一圈儿都不行,那个美工到我家玩时谈起这件事,我马上想到于莉莉,于是向他推荐,我家里有一盘一帮姑娘在我家吃饭拍着玩留下的录像带,里面有于莉莉,美工看完说没问题,我给她打电话,电话开着,却没人接,美工要我帮着找另外一个演员,我推荐刘琴,我给刘琴打了电话约了时间,中午我们三人在一起吃饭,美工说刘琴没问题,算是定下了,然后,我们三人去了一趟团里找于莉莉,她不在宿舍,接着,我开始给于莉莉打电话,连着打了四五个,都是没有人接,其中一次有人接了,却不是她,而是一个陌生姑娘的声音,她说,于莉莉不在,然后迅速挂下电话,此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躲我。

  可是,为什么呢?如果不想见我就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躲着我呢?难道害怕我怎么样她不成?只有一个理由让我觉得合理,那就是她认为我在纠她,因而不愿意搭理我,但我从未对谁强拉硬扯过呀!我给了美工一个副导演的电话,叫他另外找人,我这里一有信儿就会电话他,打发走美工之后,我对于莉莉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更叫我惊异的是,原来她并没有对我说实话,这一次手机的事不是实话,别的事当然就值得怀疑――可是,我仍旧不明白的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什么东西才值得一个人为之说谎呢?她明明可以对我实话实说,直接告诉我不想与我来往,或是叫我不要给她打电话,当然,她可以说得委婉一点,可是,她为什么不那样做而宁愿向我说谎呢?这实在令人费解。

  330

  第二天,我再次拨通于莉莉的电话,她正在睡觉,迷糊糊地接听了,我告诉她广告的事,她十分高兴,我约她出来,她说她很忙,没时间,我问她为什么不接听电话,她说电话落在别人手里,我问她看没看到电话里留下的电话号码,她对答如,说没看见,于是,我再次给美工打电话,这回是美工消失了,我每隔一小时打一次,两小时后,美工接听了电话,说人已在上海,姑娘已找到,广告已经开拍,但到了现场就一塌糊涂,这回又是刘琴,一夜之间,她的脸上神秘地长起两个大包,大得化妆都无法掩饰,但拍摄迫在眉睫,因此在上影厂现找了一个演员,正在试镜,刘琴接过美工的电话,对我说,看来,我们不能有丝毫联系,不然就会有奇怪事情在她身上发生,我挂下电话,重新拨通于莉莉的电话,此时,我对她说谎已坚信不疑,我告诉她,广告的事吹了,她认为十分可惜,我还告诉她,忘掉我说过的喜欢她的话,看来这一切全是我的误会。

  至此,这个梦想成假的故事全部结束。

  331

  几天后,嗡嗡从北朝鲜回来了,当晚,我去团里接她,还碰见于莉莉,我见她与嗡嗡两人高声喊叫,亲热地搂在一起,我与嗡嗡一起回家,她向我谈了看到的干净但物质匮乏的平壤,以及北朝鲜人在街上见到金成的偶像便鞠躬的奇特习俗,她还为我买了两个漂亮的北朝鲜小杯子,可惜一个碎了,另一个也坏了,我本想扔掉,却见她仔细地用透明不干胶牢牢粘好,乍看起来,就如同没有坏过一样,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令我十分难受,因为这很像我们关系的隐喻,我已决心舍弃,而她却真心地想依靠她的巧手重新修好。

  她仍对我撒娇,仍对我讲"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爱护",仍旧喜爱到我这里来,来了以后仍想再来,她仍爱睡在我的身边,睡在她那个位置上,她睡得很香,不像醒来以后那样神经质,这都怪我,我曾长久地在她睡着时看着她,吻她,把遮在她脸上的头发移开,再吻她,然后再一次吻她。

  332

  第二天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对嗡嗡谈起于莉莉的事,她表现出十分无所谓的样子,说:"你就给我丢人现眼吧你,反正我也管不了你,你愿意找谁就找谁,你找我们班同学我也不管了,反正你就是个大狼。"我问她于莉莉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奇怪,她说:"人家还不是不好意思,笨蛋!这都不知道。"然后,她又耐心地询问我与于莉莉交往的细节,我尽力回忆,差不多把每一件事都讲了两遍,在她循循善的提醒之下,我就差胡编造了,她一会儿鼓励我,说:"于莉莉就是喜欢你,我都看得出来。"一会儿又帮我分析,说:"于莉莉本来对她男朋友就不满意,再说,你不是喜欢小可爱吗?于莉莉就是一个小可爱,我觉得你俩合适的。"我说:"是吗?"

  "当然了。"此刻,我一抬头,发现嗡嗡正用凶狠的目光直视着我,接着,雨点般的打击便落到我的头上,她开始高声叫喊,破口大骂,时而上蹿下跳,时而满地打滚,总之,我又一次中了她的圈套,她的圈套对我简直百试不,十分灵验,我几次总结,仍然未能汲取教训,我知道,只要她拿出一副拉家常的架势,对我语气亲切,让我回答问题,那么紧随其后的必是一场暴风骤雨,但是,她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是那么可爱,我一点也不感到她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即使在对我连打带骂当中,她也表现出十足的撒娇才能,她时而拖长声调叫我老怪,时而用夸张的声调学我与于莉莉打电话时的语气,我平时叫于莉莉小可爱,她就在我耳边小可爱个不停,直到我把这句话听成一句骂人话方才罢休,她还不时地拿起电话,假装要给于莉莉打电话,大方地约于莉莉来这里玩,并偷眼看我的反应,她还对我言语讥讽,对我进行维妙维肖的讽刺摹仿。

  那一阵她发明了一个动作用以形容她听闻此消息的感受,我是指,她先是看着我,面带笑容,眨眼间,她原地站立,先是目瞪口呆,接着浑身颤,口吐白沫,她使用这一舞蹈造型来表达她的感受,最后免不了扑到我身上对我撒娇,总之,我与于莉莉这件事给她提供了丰富的讽刺我的材料,后来,每次见到我,她都先要把于莉莉的消息一一道来,然后观察我的反应,由于这些话她反复多次地讲,最后形成了套路,她一个人能扮演我们两人,先是用女声学于莉莉如何谈论我,再用男声学我如何谈论她,我有时一说起我不喜欢于莉莉说谎她还跟我急,说我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还不时给我一巴掌,然后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说:"老怪,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有时,她说:"去,还不去找于莉莉去,免得看见我就烦!于莉莉多好呀,小细儿,小可爱,人也长得漂亮,性格还好,个子也高,跟你也配得上,你说是不是?"然而声调陡地转高:"告诉我!是不是!"当然,为了配合这些话,她的动作也一样不少,由于长期地不懈地演习,竟能生巧,甚至说哪一句话揪我耳朵一下,说哪一句话瞪我一眼,说哪一句踢我一脚都有章法可循,丝毫不会,而且,她还用几种方法来表演,有时是讽刺型的,有时是八婆型的,有时是善解人意型的,于莉莉事件简直就成了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向我撒娇的题材,当然,这些表演要是拿回团里演给她的同学,那么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喜剧明星的。

  对此,我的应对措施倒显得十分单调。

  一般来讲,我会说:"扑你们同学怎么了,我认识的姑娘里好点的就你们班同学,再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然后做出一副我能做出的最无的样子,面带微笑,事实上,这样做对我来说还真有点难度。

  对此,嗡嗡反应往往变化多端,我记得有一次令我十分难过,那回听我说完,嗡嗡像是伤心了,她不再说话,转过头,不再理我。

  333

  这件事的后面倒带来一些有趣的后果。

  其中之一是对于莉莉,本来,于莉莉与嗡嗡就很要好,现在,当嗡嗡知道我背着她勾引于莉莉,她们俩就更要好了,嗡嗡在团里时,时常仔细观察于莉莉的举动,回来学给我看,还劝我作出恰如其分的反应,比如:她会说:"于莉莉今天又跟她男朋友吵架了,她还哭了,多可怜啊,老怪,你还不去安慰安慰她,快去吧。"我做出要走的样子,她就高声大喊:"不许动!你敢动一步,看我不打折了你的狗腿!"

  事后,我还几次见到于莉莉,嗡嗡往往学着电视剧处理类似的人物关系,她一手挽着我,一手向于莉莉高声打招呼:"来吧,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有时,她还对我学她与于莉莉平时的说话,但学着学着往往会不由自主地急起来,比如:"今天我和于莉莉一起吃饭,我说老怪这人特坏,她还说你好的,我一听肺都快气炸啦!好什么好!你哪儿好?"

  后果之二是,她听说我请于莉莉去中国大饭店吃饭,于是开始攀比――

  "你从来没带我吃过200块钱以上的饭,从来没有给我买过贵点的衣服,你就是不舍得,对别的女人,你就舍得。"她坐在我一旁,对我翻着眼睛说。

  本来不道德的生活就搞得我十分疲惫,但在嗡嗡的处理之下,这种疲惫变成了一种丰富多彩的笑料,这得归功于嗡嗡的天才,我说过,她是非常非常可爱的姑娘,也许,没有人能比她更可爱。

  一讲嗡嗡,我就收不住嘴,虽然罗哩罗唆,而且总是重复,可是,由于嗡嗡正是这么一种人,她的生活内容很少,因此,每一种内容在她那里的利用率就特别高,也因此,她把每一种内容都发挥到了难以想象的丰富程度,她经常嘴边就说那么几句话,可是每一次说的方式都不同,都有新变化,我注意到,嗡嗡还能看得进去艺术电影,对人物有自己的独特理解,她是个艺术气质的人,这使得她在3年中,成为我的私人表演艺术家,在她那里,我得到了莫大的享受,让我知道了,一个年轻的生命竟能焕发出如此灿烂的光彩。

  这些,嗡嗡是不知道的。  WwW.PiNgGxs.cOm 
上一章   一塌糊涂   下一章 ( → )
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石康编写的一塌糊涂全文免费阅读;请把一塌糊涂最新章节分享推荐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