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严歌苓散文补遗txt下载
瓶盖小说网
瓶盖小说网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热门小说 历史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幽默笑话 伦理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郛老师 都市滟遇 外科病房 天梦使者 孰女味儿 名门艳旅 丝袜孰母 豪卻家族 伦巴灵魂 更爱美人 仙侠魔踪 豪门怨史
瓶盖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严歌苓散文补遗  作者:严歌苓 书号:26251  时间:2020/4/14  字数:3209 
上一章   ‮谜之跑长后酒‬    下一章 ( → )
 第一次碰到这群奇怪的长跑者,是在旧金山。

  那是一个新年除夕,我急匆匆地去赶最后一班轮渡回家。轮渡七点半启航,七点二十五分左右,我还在一公里之外。我们买房子的时候,贪图阿拉米达岛的优美宁静,没意识到一切桃花源都有赖于与世隔绝,因此这个靠渡船连接都市文明和我们住宅的小岛,到了晚上七点半摆渡结束后,就剩一条通道了——那是一座吊桥,仅供汽车过往。

  据说我们岛上一旦发生凶案,罪犯是很那跑出去的,只需把吊桥打开。对于我这个不会开车的人,赶最后一班渡船练出了长跑的耐力和短跑的速度。这一次我瞪着轮渡码头楼上的大钟开始了一公里冲刺。

  很快我发现自己混迹在一个不见首尾的跑步者队伍里。这群跑步者一律穿红色礼服裙。

  高大的男子居然也能找到合适他们尺码的女晚装,仔细看,那些晚装多半都是针织面料,可伸可缩,并且十分感,但供沟炫示之处,飞长着丰密的,被大踏步跨越弄成你裙的紧窄裙裾下,一双肌铮铮的飞腿。

  他们中三分之一是女人,自然更加红似火,个个如飞奔逃婚的红妆新娘。其中几个人发现了我惊人的跑步速度,七零八落地跟上来,开始提问。

  “跑这么快,是去抢啤酒吗?”

  “喂,还有三公里才到啤酒站,你这样的速度不等跑到就累死了!”

  我顾不上回答他们,心里更奇怪了:什么啤酒,啤酒站?

  一个年轻女郎一口澳洲英语,她问我:“你为什么不穿规定服装?”

  我发现他们的英文不完全是美国乡音,有英国音、澳洲音,还有爱尔兰音,于是我不顾赶不上轮渡而要花几十块钱乘出租的危险,气如牛地跟他们搭起话来。我问他们什么是“规定服装”他们非常惊异,说“Hash俱乐部”通知每个成员,这次“Hash”长跑的规定服装是红色夜礼服,不分男女。

  我只是在早餐菜单上看到单词“hash”就是把土豆煮了之后,切成(或剁成)小碎块,再用油煎,是西式早餐里的家常食品,全称为“hashbrown”据说把和剩菜切一通,改头换面地重新烹饪,就叫“hashup”用中国话来解释,就是热剩菜,或者热杂烩。我更好奇了,杂烩和长跑又是什么组合,刚才他们还提到啤酒,这三者是什么关系?

  当我问他们什么是“Hash俱乐部”时,他们才明白我只是个短期的偶然同道人。他们全是一副没法长话短说的无奈,离开了我。

  回到家,我从我先生莱瑞那里打听到“Hash俱乐部”是个国际民间组织,主要活动是喝啤酒和长跑,可以先醉后跑,也可以边跑边醉或先跑后醉,绝大多数人都选择先跑后醉。他们有队歌、队舞,每次长跑,还有规定服装,偶尔地,他们会来一次惊世骇俗的服饰展示,比如无论男女老少,一律红色晚礼服。他们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一帮有跑步恶癖的酗酒者”(Abunchofdrankswithrunningproblem)。

  当我平行于那群为酗酒而跑步,或为跑步而酗酒的红衣男女时,万万没想到几年后我自己也成了“Hash俱乐部”的成员。

  2004年我们到了尼利亚,很快就认识了一个腿有残障的黎巴人,他是阿布贾地区“Hash俱乐部”的部长,每星期六组织一次由各界酒徒参加的Hash长跑。这时我对于酗酒长跑者的历史,也有了相当的知识。

  首先我知道它起源于一群驻扎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英国殖民军官,以及其他侨居吉隆坡的英国人。俱乐部全称为“HashHouseHarries”缩写为HHH。其主要动机是以长跑抵消一个周末过度的暴饮暴食所积累的恶果。而又以暴饮啤酒来弥补长跑的体力消耗和犒劳苦旅艰辛。

  我曾经借我的小说中人物说:“无聊一点也不难受。”但到了阿布贾半个月之后,我把这句话改为“有酒的无聊一点也不难受”每到一个聚会,四面八方是酒徒,周末从星期五下午三点开始,没有电影院、剧场、图书馆、餐馆可去,所以大家都设酒宴,彼此邀请,一模一样的尼利亚啤酒管够。

  因为喝啤酒,也就产生了新词汇,叫“beerrun”就是出啤酒差,派谁出啤酒差,谁就得挨家搜集空酒瓶,再成箱地运到商店,然后为各家买回一箱箱啤酒。还有“beerrental”指的是买酒喝酒退瓶,三件事合而为一。因为啤酒进肚子没多久又出来,巡回很快,所以人们认为不是买它,而是租了它。

  也就在这类饮酒会上,我认识了阿布贾的“Hash俱乐部”部长。黎巴人若严格按“Hash俱乐部”部规,官阶是阿布贾nel的GrandMoron,直译就是“阿布贾狗窝的大白痴”他在这场酒会上就拉了几十个壮士,我和我先生也在其中。

  在靠近赤道的地方进行野地长跑,是需要意志和冒险精神的。假如这帮外官不无聊到一定程度,大概不会以那么极端的形式来抵消无聊。阿布贾一带没有山,但所有的路不是上坡就是下坡,稍微偏离市区,就是野溪荒谷,丛林繁密得如同无人区。

  Hash长跑每次推选一个小组,负责选择路线,大队人马上路时,再由他们领路,标路线、布置魂阵。他们用撕碎的白纸屑标出路线,隔一两米撒一片纸屑。他们还要负责误导人们,把纸屑撒到一条歧途上,让累得垂死、热得冒烟的人们误跑一大段冤枉路。这条歧途有时兜个圈子再转回正道,有时干脆断在蒿草或灌木中,也许在一个小屋大的蚂蚁城堡下,它戛然而止。

  我对于歧途的判断有以下几条经验:

  第一,白纸屑摆得过于昭彰显著;

  第二,路况优良;

  第三,似乎通向一个村落。

  尽管和领路人不断斗智斗勇,我还是走过不少冤枉路。这样被迫的额外锻炼,给自己的唯一安慰是我比自己想象得更结实、更耐活。

  我先生的一次误入歧途后果比较严重,他发现自己不知怎么到了一个小村子里,被一大群大致体的黑色身影团团围住。美国人这几年在很多民族心目中做反派,所以我先生急中生智,拿出一口夹生但发音纯正的浩萨语来。他马上被另眼看待,全须全尾地被护送归队。在时而可见“美国佬必须滚”的尼利亚,这次历险多少让我后怕。

  平常我先生学语言,我会不以为然,打击他说:除非他再次发配尼利亚,浩萨语毫无用处。这回救命的正是被我斥为无用的语言。美国兵在战场上一旦被俘,立刻大义凛然地一撕前襟,呈出三十多种语言写的投降书,看来是远见之举。

  另外两个长跑酒徒误入了尼利亚军事基地,立刻被拿下,一问,是两个美国外官,更不能随便放人。军方打电话给上司,上司又打电话给美国大使馆,可那天是周六傍晚,所有使馆官员都在外无聊,或像我们这样积极无聊,或躺在泳池边饮酒——消遣无聊。一直到很晚才联系上副大使,把两个倒霉蛋领出来。

  长跑的队伍很庞杂,各种族、各行业,和平相处。有时跑着跑着,旁边一个同道人气吁吁地就兜售起东西来,或是一辆旧汽车,或是一幢烂尾楼,或者个广告,说他有幢山清水秀的渡假屋,租金一周多少多少。据说尼利亚人花钱来参加这个俱乐部,目的千般百种,包括为自己儿女找留学的担保人,为自己找男朋友,有时就为了得到某个社聚会的邀请。

  每周跑十多英里,我没见一个人瘦下去,或壮起来,肚子该多大还多大。这也难怪,长跑终点都有载着啤酒的车等候,每人经过长跑和酷暑,都给自己找到了强硬的理由狂喝暴饮,所有人都认为身体出现了亏空,有了填充的空间,所以放开来恶补。

  锤炼体力、耐力和意志,原本是在美德上得分的,但终点站却是啤酒站,美德上的好成绩终究是图报偿的,恣意放纵,喝成一滩,结果美德和恶癖,也不知谁嘲讽了谁。  Www.PiNgGXs.COM 
上一章   严歌苓散文补遗   下一章 ( → )
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严歌苓编写的严歌苓散文补遗全文免费阅读;请把严歌苓散文补遗最新章节分享推荐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