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豪赌txt下载
瓶盖小说网
瓶盖小说网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热门小说 历史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幽默笑话 伦理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郛老师 都市滟遇 外科病房 天梦使者 孰女味儿 名门艳旅 丝袜孰母 豪卻家族 伦巴灵魂 更爱美人 仙侠魔踪 豪门怨史
瓶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豪赌  作者:倪匡 书号:12993  时间:2015/5/19  字数:9543 
上一章   ‮物宝、二‬    下一章 ( → )
 那家伙发出了两下如同鸭子叫一样的笑声,这样的笑声已经是难听之极,可是他接下来所说的话,更要难听。

  他道:“白老爷子见多识广,一听了名,就料到赢了波斯胡人的那位是我的先人,而且赫赫有名,所以根本就没有打哑谜。”

  我一生之中,遇到过不知道多少人,连外星人也有十七八种,可是在此之前,从来也没有遇到过比这个人更讨人嫌的了。而且他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讨厌,还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

  我实在忍无可忍,一来由于我可以肯定,历史上从来也没有姓生的名人,所以我不再理会白素的眼色,厉声道:“我们这里没有见多识广的人,你来错地方了!”

  却不料这家伙很厉害,他立刻反应:“可不是我自己要来,而是白老爷子要我来的!”

  他这样一说,倒变成我是在说白老大的不是了。

  白素的耐再好,也开始不耐烦:“阁下前来,总是有一些问题想要我们帮助解决,何不痛快直说。如果老是这样绕弯子,阁下岂非白来了?”

  白素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照说那家伙总应该把他来的目的,痛快说出来了吧。

  谁知道大谬不然,那家伙一听之下,放下酒杯,霍然起立,向我们一拱手,说了一句:“打扰了!”

  随着这三个字,只见他身子略斜,像是在水上飘动一样,飘向门口。刚才他进来的时候,门并没有完全关上,他就在半开的门中,飘了出去,迅疾无比,只是眼前一花,他人已经出了门外。

  这家伙竟然说走就走,实在出人意表,白素首先追出去,我紧随其后。可是等到我们出了门,其人至少已在五十公尺之外,还是保持了那种在水上滑行一样的姿势在离去。

  他那种身法,像是传说中的轻身功夫,叫做“草上飞”也叫做“水上飘”的那种。

  我虽然讨厌其人,可是看到了这种听闻已久、却从来没有见过的功夫,也忍不住大声喝采:“好轻功!”

  随着我的喝采声,那家伙已经在斜路下隐没,可是却还有他的两下冷笑声,隐隐约约的传到了我们耳中。

  我和白素不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我们并没有得罪他,他突然离去,看出来是为了对我们失望──因为我们不如白老大那样见多识广,不能一听到他“生念祖”这个名字,就联想到那场古怪赌局中那个年轻人的身分,使他感到真是白来了,所以才离去的。

  那家伙突然离去,我一肚子气无处出,更是难受,重重顿足:“早知道这样,一脚把他踢出去,要痛快得多!”

  白素勉强笑了一下:“只怕踢不中他!”

  想起他刚才离开的时候那种情形,我也不由自主摇了摇头,同意白素的说法。

  我们回到屋中,竟不知道该如何看这件事才好──整件事简直莫名其妙到了极点,真不知道是什么名堂!

  白素眉心打结,还在思索。我摊了摊手:“我们的见识当然不如老爷子,我就不知道历史上有什么人物是姓生的。”

  白素应了一句:“他这个姓有古怪。”

  我道:“当满州人汉化之后,把他们的姓单字化,有很多怪姓就是这样产生的。”

  白素也没有再说什么。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本来我还以为这个生念祖会去而复还,因为他来找我,不会单为了讲一个故事给我听,总还会有些事和我商量的。可是等了几天,这家伙音讯全无,我也渐渐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只是偶然有时候想起,觉得那是很好的短篇小说题材而已。

  不过在那时候,我也没有决定如果要把故事写成小说的话,该用什么小说形式来表达。

  后来终于采取了武侠小说的形式,是因为事情有了进一步发展的缘故。

  那时候白老大还在云游天下,行踪飘忽,我们也没有办法找到他来问一问那生念祖是什么来头。

  大约过了半年多,白老大突然大驾光临,我和白素当然之至。和白老大喝酒畅谈,是一大乐趣。

  我们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到了第二天,白老大才突然问起:“有一个姓生的家伙,我给了他一张名片,叫他来找你们,他来过没有?”

  我一听得白老大这样问,就忍不住好笑。因为白老大的话中对生念祖这个人殊乏敬意,由此可知他老人家对这个人的印象也不是太好。

  我笑着说:“来过了──其人虽然说了一个很古怪的故事,可是为人之讨厌无与伦比,结果不而散。”

  接着,我就把生念祖来的情形,向白老大说了一遍。

  白老大哈哈大笑:“他原来还来不及向你提出那一连串的问题!”

  白素道:“他有什么问题?”

  白老大笑:“他对我说了这个故事之后,向我发出了许多问题,问我知不知道那年轻人是什么人,又问那小木盒中会发出光亮的是什么东西等等,我的反应和你们一样,说没有兴趣和他打哑谜,他很失望,这才告诉我他的姓和名。”

  我和白素齐声问:“他的姓很怪,有什么特别?”

  白老大笑:“要不是恰好前一阵子有人向我说起过,我也一定把他这个姓当作是满州人汉化之后所取的了。”

  这一次白素居然比我还要急,她催道:“快说吧,究竟有什么古怪。”

  白老大拍着白素的头──在他的眼中,白素始终像一个小女孩一样。他道:“还真是要打哑谜:这姓生的家伙,自称原来姓年,因为避祸,所以才改了姓生。”

  我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生”这个字和“年”字有什么关系。白素笑了起来:“原来如此,这哑谜还真不容易猜。”

  这时候我也想到了:把“年”字加以更改,取掉左边的那个短竖,再把下面的那个“尾巴”放到上面去,就成了“生”字。

  我虽然想到了这一点,可是心里暗骂了一声,因为这样的改动,生硬堆砌,自说自话,旁人实在无法一听到姓生就联想到他原来是姓年。

  白老大笑道:“我早一阵子听人说,有一个人,自称大有来历,现在姓生,原来姓年…”

  他说到这里,白素已经笑道:“就算他是年羹尧年大将军的后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算不上有什么来历。”

  白素先我一步,想到了年羹尧这个人。

  年羹尧当然可以算是历史上一个有些名堂的人,不过他的名堂在野史上要比正史中大得多。

  在野史上,年羹尧这个人可说是多姿多采至于极点。从他小时候如何顽劣好武,把所有老师都赶走,直到来了一个真人不相的绝顶高手把他收服为止。以及他后来的功名富贵,都是小说题材。

  野史(小说、传说等等)中的年羹尧文武双全,是清朝雍正皇帝最亲信的大将。可是他的官运也充满了传奇,他由于功劳太大,而且兵权过大,引起了皇帝的怀疑,于是一夜之间,把他官降十八级,由大将军变成了一个守城门的兵卒,并且把赐给他的黄马挂等等东西全都追回。

  而当年羹尧守城门的时候,有一些大官,曾和他有隙嫌的,特地骑着高头大马到城门去,要看年羹尧出丑。谁知道到了城门,年羹尧非但不跪,而且还大刺刺地坐着。等到那些大官纷纷向他呼喝,他才不慌不忙解开衣襟,出一块金牌来,上面刻着“见牌如见君”五个字。原来这是皇帝所赐,忘了追回。

  于是那些大官,纷纷滚下马来,反而要向年羹尧叩头。

  说书先生讲故事,讲到这里,听众必然大乐。

  后来年羹尧还是免不了被皇帝处死的命运,而且祸及家人。

  或许那时候他的家人中,有侥幸逃出来的,从此改姓生,倒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我之所以不嫌其烦地介绍年羹尧这个人的一些事,一来是由于他和这个故事颇有关系;二来是由于我后来决定把那场赌博用武侠小说的形式来表达,也是由于年羹尧这个人的缘故。

  因为年羹尧这个人和他所处的时代,是武侠小说最热门的人物和时代背景,而且充满了传奇,在武侠小说中形成了一个系统。

  这个系统,以雍正皇帝为中心,反清复明为主题──过了雍正皇帝这一代,反清复明的行动也就宣告结束。

  在这个系统中的人物,有雍正皇帝、年羹尧、许多大内高手、独臂神尼(崇祯皇帝的女儿长平公主)以及号称“明清八大侠”的八位高手──他们全是独臂神尼的徒弟,其中著名的有甘凤池、白泰官、吕四娘等人,他们的大师兄却是一个和尚,法号了因。

  了因和尚后来背叛,投向雍正皇帝。而小师妹吕四娘最能干,终于刺杀了雍正皇帝。

  在这个系统中,有许多悲离合的故事,可以作无限的发展。

  而在整个系统中,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何以长平公主当年在皇宫之中,给她父亲砍下了一条手臂之后,居然没有失血过多而死。也不知道是谁救了她,更不知道是谁教了她一身惊人的武功,全都无法深究,也不必深究。

  然而在这些故事中,有一样东西,却很有深究的价值。这样东西,赫赫有名,称之为“血滴子”

  这血滴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者说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完全没有记录可循,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也所以值得研究。

  这血滴子是雍正皇帝的特务系统所使用的一种武器,这种武器杀人的方式,是专门把人头从人的脖子上取下来。

  可以使人头和脖子分开的武器很多,大刀砍、利斧挥,都可以达到目的。而这个血滴子却不是寻常的武器,从可以看到的记载中,它在使用的时候,是“放出去”的。然而它又不是可以“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的飞剑。

  它使用时,和目标的距离不会太远,把血滴子放出去(或者是抛出去),它会把目标的头罩住,然后割下目标的头,再收回来。割下的人头,就在血滴子里面被带了回来,所以被害的目标,就成了无头尸体,十分恐怖。

  这血滴子的使用过程如此,可是它的具体形状如何,又如何一下子就可以把脑袋割下来,现在已经没人知道。

  由于这些故事都很动人,所以曾不止一次被拍成电影。电影和说故事、写小说不同,是要有具体形象给人看的,于是电影工作者就各凭想像去创造。于是我们可以在银幕上看到有的血滴子像一顶草帽,有的血滴子像一个鸟笼,有的在放出去的时候会“呜呜”怪叫,有的会旋转,有的有许多牙齿一样的利刃,有的有像照相机快门一样的装置──“喀喳”一声,人头分离。

  至于真的血滴子是什么样子,谁也说不上来。我知道白老大曾经下过功夫去研究,也没有结果──猜想他对这个生念祖自称是年羹尧的后代感到兴趣,多半也和血滴子有关。

  因为当血滴子横行之际,年羹尧正是血滴子队伍的主持人。

  而我后来决定用武侠小说的形式来为这场赌博,也是为了那是历史上最好的武侠小说背景时代之故。

  当时白老大接着白素的话道:“正是,他自称正是年羹尧的后代,而他说的那场赌博之中,那个赢了波斯胡人二百多颗金刚钻的年轻人,据他所说,正是年轻时候的年羹尧。”

  我耸了耸肩:“随他怎么说,反正不会有任何证据。”

  白老大瞪了我一眼:“如果完全没有证据,我会叫他来找你们吗?”

  我不敢出声,白素向我做了一个鬼脸──有白老大在,她活泼许多。

  白老大接着道:“那场赌博中的年轻人是不是年羹尧,其实并不重要,那生念祖是不是年羹尧的后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

  他说到这里,向我望来,像是想考一考我事情重要在什么地方。我想了一想:“重要在那个小木盒──小木盒中那个会放光的宝贝。”

  白老大伸手在我肩头用力拍了一下:“对了!年羹尧早已死了,生念祖这个人也不算什么,倒是那小木盒有点名堂,不然波斯胡人也不会拿它来赌二百颗金刚钻,而且输了还要撒赖。”

  我道:“那小木盒中究竟是什么东西,波斯胡人应该知道,他们难道被自己的刀背砸死了?”

  白老大了一口气:“故事传到了生念祖,其中已经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转述,相信许多细节都变了样,那三个波斯胡人下落如何也没人知道。据生念祖说,当年逃出生天的是年羹尧一个年纪最小的儿子,还没有满月,由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抱着逃走,临走的时候,年羹尧把那只小木盒交给了那个手下,他告诉那个手下,就算在他全盛时期,他所拥有的一切,加起来也抵不上那只小木盒来得宝贵──”

  白老大说到这里,略顿了一顿。

  我听得很用心,可是却听不出那小木盒的宝贵在何处──据刚才白老大的说法,大不了是值很多钱而已。

  可是接下来白老大所说的话,却令我动容。

  他道:“年羹尧当时说到这里,突然哈哈大笑,手指天上,又说了一番话,他那一番话是对着天,说给雍正皇帝听的,那时候他面临死亡,神经可能已经很不正常。可是他说的那番话,却被那个手下牢牢记在心里,而且在他的小主人懂事之后,就告诉了他。从此这番话,就成了一代传一代,重要无比的家族秘密,我相信这一番话,就算传到了生念祖这一代,和当年年羹尧说的时候,仍然一字不差。”

  白老大在作了一番解释之后,了一口气,突然也伸手指天,同时仰起了头。

  我和白素都知道他为了传神,要模仿当时年羹尧说这番话时候的神态。只见他大笑数声,然后大声道:“四爷啊四爷,你虽然用尽了心机,当了皇帝,拥有天下,好像什么都有了,却赚我功高震主,要将我满门抄斩。哈哈,可是你太急了些,若是你迟些向我开刀,我就会把这件宝贝献给你,你就会知道,你这个皇帝实在不怎么样,哈哈!哈哈!”

  白老大像演话剧一样,说完了这番话之后,向我和白素望来。

  我摇头:“皇帝或者真的不怎么样,可是至少可以杀他全家,他有那件宝贝,也救不了他的性命,所以真正不怎么样的,是那件所谓的宝贝。”

  白老大用力一挥手:“我的反应和你一模一样,也用同样的话回答生念祖。”

  白素问:“生念祖他怎么说?”

  白老大摊了摊手:“他没有怎么说──他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不过他很相信他的祖先所说的话:有了这件宝物,连皇帝都不算是什么。”

  我忍不住笑:“这个说法在逻辑上完全站不住脚──事实是有那宝物的人,全家都叫皇帝杀了,所以很明显做皇帝要比拥有那宝物好多了。”

  白老大点头:“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可是我想年羹尧不是普通人,他在明知道自己快死的时候说出这番话来,也应该有一定的道理。”

  我还想说什么,白素已经笑了起来:“讨论这个问题一点意思也没有──等到有那宝物在手再讨论不迟。”

  我突然哈哈大笑:“别告诉我,那宝物在生念祖手中!”

  白老大却没有笑,而且神情很严肃,这使得我也笑不下去,等他开口说话。

  白老大徐徐道:“据生念祖说,当时那忠心耿耿的手下,带着小主人逃亡,一共躲过了十七次追杀,其中有一大半是血滴子的追杀,可以说九死一生,结果逃到了海外,才算是完全。”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我趁机问:“海外?是什么地方?”

  白老大不理会我的问题,自顾自道:“他们在海外住了二十年,那时候雍正皇帝已经归天,年羹尧这个人也早就成了过去式,那手下替小主人改姓生,这才向小主人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白老大又停了一停:“算起来,这小主人,是生念祖的第十一代祖先。他们一代传一代,把自己的身世来历当作重大的秘密,在临死之际,传给长子,内容包括那场赌博和年羹尧的那番话等等。使他们都知道,拥有那小木盒中的宝物,就算皇帝也不算什么。”

  我听到这里,若不是白素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好几次示意我不要口的话,早已问了不知道多少个问题了。

  好不容易等到白老大的话告一段落,我立刻就问:“那宝物也一直和秘密一起传了下来?”

  白老大摇了摇头:“如果是那样,生念祖不会来找我了。”

  我追问:“那么宝物在哪里?”

  白老大忽然也笑了起来:“非常老土,不过也很曲折离奇。当年那个手下知道这件宝物非同小可,所以到了海外,就把它十分妥当地藏了起来,而且在回国的时候,由于不知道是不是一定会安全,不知道环境会如何,他当时连雍正皇帝已经死了都不知道,是冒险回来的,所以他没有把那宝物带回来,把宝物留在他收藏的地方。”

  我听了想笑,可是又感到事情实在很悲惨,所以又笑不出来。

  白老大的想法显然和我一样:“真是黑色幽默,那手下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小主人之后不久,就病亡了。”

  我摊了摊手:“从此就没有人知道宝物的下落了。”

  白老大迟疑了一阵:“也不尽然──那手下在藏宝的时候,记下了藏宝的地点,并且画了一张──”

  他才说到这里,不但是我,连白素也笑了起来:“爸,这种藏宝图的把戏,是江湖上第九的骗子耍的玩意儿!”

  白老大也笑:“你以为我会上这种当!耍这种骗术的,连做我灰孙子的资格都没有!那生念祖向我说到有藏宝图时,我也那样想,所以也忍不住笑,他十分生气,就要拂袖而去。”

  我笑道:“他必然在临走的时候,说自己找错了人,是不是?”

  白老大道:“确然如此,不过我不是受,而是想到他千辛万苦找到了我,也完全知道我是什么样人物,不至于会用那样幼稚的方法来骗我,所以我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笑道:“该叫他把那张藏宝图拿出来看看。”

  白老大道:“我倒并不心急──他既然把事情详细告诉我,这藏宝图是主角,迟早会亮相,且慢慢看他如何编故事。”

  我点了点头,白老大闲来无事,自然可以慢慢消遣对方。

  白老大继续道:“那手下在说出事情经过的同时,就把藏宝图交给了主人。所以这张藏宝图是和故事一起传下来的,直到传到了生念祖的手中。”

  我又忍不住问:“经过了那么多代人,难道没有人根据藏宝图去找那宝物?”

  白老大点头:“我也以此责问生念祖,他答不上来,只是说,其他人怎么样他不知道,而他自己则在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就立下心意,一定要把那宝物找回来。”

  我道:“此人不但讨厌,而且行事莫名其妙,他要去找宝物,只管去找好了,为什么要找别人来说故事?”

  白老大道:“当然是有困难,才需要别人帮助。我猜想他的上代不去找宝物,一来是由于古代交通不便,远赴海外,不是容易的事;二来只怕是由于就算有了藏宝图,要去寻找宝物,也十分困难,所以才没有行动。”

  我道:“更有可能是根本不相信整个故事。”

  白素补充:“也有可能是那些人想穿了,安于平淡的生活,不想再像祖先那样惊天动地──飞黄腾达的结果是满门抄斩,似乎并不令人向往。”

  白老大不置可否:“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直到了生念祖,他才下定决心要把那宝物找回来──那宝物可以使皇帝的宝座也变得不算一回事,其非同小可处,简直难以想像,确然对人有极度的惑力。生念祖问我是不是应该如此做,我给了他肯定的答覆。”

  我和白素都不出声,等白老大继续说下去。

  白老大的神情有些啼笑皆非:“我以为说到这种程度,他应该把藏宝图拿出来和我一起研究了,谁知道他非要我先答应尽一切力量帮助他,他才肯把藏宝图拿出来!”

  我大乐:“这家伙一定失望了──白老爷子岂是受人威胁的?他若是软言相求,事情还有一些希望。”

  白老大十分高兴:“确然如此,尽管他许下诺言,只要找到了宝物,好处一人一半,我也立刻拒绝。不过我对整个故事很有兴趣,也料想你们同样会有兴趣,所以才给了他一张名片,叫他来找你们──”

  白老大略停了一停,笑:“他看到我坚决拒绝,这才又道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关键。”

  我对整个故事,只当是一个故事来听,所以并不在意,只是也跟着笑了一下。

  白老大道:“这重要的关键是除了地图之外,还有四句话传了下来──”

  我抢着道:“这种留下来的话,都是似通非通,完全无从解释,根本没有意义。”

  白素摇头:“你先听听那四句话是什么再下结论好不好?”

  白老大笑:“他说得不错,这四句话是什么意思,还真不容易明白。”

  说着,他就把这匹句话念了出来:“海外有子,小有石,人人伸手,唯我得之。”

  白老大说完之后,望着我和白素。

  我道:“这四句话倒不难懂,只要找到那个小,大概宝物就在中了。”

  白老大哈哈大笑:“可不是如此,可是那个小,又在哪里?”

  我和白素也笑,笑那四句话,说了等于不说──天下之大,要找一个特定的小,是绝无可能之事。

  所以我们都没有把这四句话放在心上,只当是笑话。也所以后来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把这四句话提出来,听过就忘记了。

  说到这里白老大笑:“想不到在你们这里,他连故事都没有说完就不而散了!”

  白老大把有关生念祖的事情,说了之后,我们又讨论了好久,可是由于原始资料太少,当然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而令我们感到不解的是,生念祖分明是有求于人,可是他的脾气却很大,动不动就拂袖而去,好像有恃无恐,还要人倒过头去求他一样。

  至于那小木盒中会放光的宝物究竟是什么,我们也作了一些假设,不过当然都不得要领。白老大说是“夜明珠”白素表示同意。我道:“世界上根本没有夜明珠这样东西。”

  白老大笑:“照你的说法,那宝物一定是外星人的东西了?”

  我道:“有何不可──传说中神仙的宝物,据我看来,全是外星人的东西。”

  白老大哈哈一笑:“波斯胡人辨认宝物的本领至今犹在,在他们那里打听一下,或者会有收获。”

  我和白素以为他讲过就算,谁知道后来白老大真的到了伊朗,和很多古董商人会面,可是花了大半年时间,也没有结果。

  开始时,我以为生念祖既然想把那宝物找出来,而他个人又有困难,他迟早会再来求我们。可是此人一去之后,竟然杳如黄鹤,音讯全无,后来我忍不住到处去打探他的消息,却完全没有人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真是怪不可言。

  过了大约一年多,我把生念祖所说的那场赌博,写成了短篇武侠小说,其中也有希望生念祖看到了和我联络的意思在内。

  不过也同样没有结果。

  时间久了,我也就把事情忘了。

  当然如果事情就此结束,也不会有现在这个故事了。事情忽然有了新的发展,是由另一场赌博开始的。  Www.PingGXs.COM 
上一章   豪赌   下一章 ( → )
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倪匡编写的豪赌全文免费阅读;请把豪赌最新章节分享推荐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