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豪赌txt下载
瓶盖小说网
瓶盖小说网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热门小说 历史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幽默笑话 伦理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郛老师 都市滟遇 外科病房 天梦使者 孰女味儿 名门艳旅 丝袜孰母 豪卻家族 伦巴灵魂 更爱美人 仙侠魔踪 豪门怨史
瓶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豪赌  作者:倪匡 书号:12993  时间:2015/5/19  字数:7904 
上一章   ‮局结大、十‬    下一章 ( 没有了 )
 老人家有点得意忘形,居然手舞足蹈,补充白素的话:“或者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和皇帝对赌。”

  说完之后,他和白素一起望着我,显然是等我消化理解他们的话。

  我不会考虑老人家的说法,可是我不能不考虑白素的说法。

  白素说年羹尧虽然有必胜石在手,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要用。也就是说就算他面临满门抄斩的惨况,他也准备承受,而不想动用必胜石的功能(如果必胜石真有那样功能的话)。

  这实在是情理之外的事情,所以我才一开始想,就摇了摇头。

  这时候我和白素还在互相望着,我一摇头,白素也缓缓地摇头,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在说我一上来就想错了。

  我错在什么地方呢?

  我立刻想到,我是用我的立场在想问题,所以我感到年羹尧有必胜的宝物而不用,结果惨败,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如果用年羹尧的立场来看问题,又会如何?

  年羹尧是有皇帝那个时代的人,思想方法、概念、行为和现代文明时代的人大不相同。

  有皇帝的那个时代,称之为专制时代,而专制制度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的。

  这个基础是:皇帝的旨意就是一切,任何人都必须服从──绝对地服从。这种情形甚至于有一整套规矩,人人必须遵守,以维持专制制度的运行。

  像年羹尧这种情形,整套规矩之中,就有一条,叫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果皇帝要砍你的头,那你就应该立刻把头乖乖地伸出来给他砍。在钢刀下来之前,还要叩头谢皇帝的恩典,不然就是大逆不道,不但没有做人的资格,甚至于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为天地所不容。

  生活在现代文明环境中的人,认为这种情形荒谬绝伦,毫无人,集野蛮、愚蠢之大成,也奇怪那个时代中的人,何以会一直这样子生活。可是所谓“五千年文化”就一直处于这种制度之下,一直被认为理所当然。

  也不要认为这种专制制度已经消失,它表面上不存在了,可是实际上魂不散,还是一样存在。

  一直到现在,奴还在许多人身上发挥巨大的作用,何况是身处在那个时代中的年羹尧。

  年羹尧虽然文武全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可是他的奴,和他的才能成正比例,他在雍正皇帝还不是皇帝的时候,就已经投靠为奴才。

  他的奴决定了他的行为,虽然如果他和皇帝对赌,他会赢。

  可是和皇帝对赌,这种行为对一个奴才来说,是完全无法想像的。一个奴才绝不会和皇帝对赌,那不是奴才的本──如果他会这样,他就不是奴才了。

  而年羹尧却是一个不折不扣、彻头彻尾的奴才!

  他只不过在被杀头之前,略有怨言,说雍正是一个不怎样的皇帝而已──对皇帝略有怨言,这是奴才在失宠之际的典型行为。

  这样的设想如果成立,那个年羹尧当年是根本没有动用必胜石,而不是必胜石没有作用。

  那样一来,所有否定必胜石作用的推测都不能成立。

  而这样的设想,很接近事实──年羹尧这个大奴才实在没有和皇帝对赌的胆量,或者说,这不是他没有胆量的问题,而是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可以和皇帝对赌。

  所以对他来说,能够有一个儿子逃过皇帝的杀戮,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说不定他心中还因此感到内疚──因为他违背了皇帝要将他满门抄斩的旨意。

  对一个彻头彻尾的奴才来说,也只能够这样子,不可能对他再有什么要求了。

  这一些,都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经过白素的提示之后,才想了起来。而想到了这一点,虽然对整件事的发展,并无帮助,可是却可以解释一些谜团,而且对必胜石这件宝物的功能加以肯定。

  我想到这里,向白素扬了扬眉:“事情是那样的吗?”

  白素自然知道我是想到了什么才这样问她的,她道:“应该是这样。”

  我摊了摊手:“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

  我发出的两个问题,在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人听来,当然会感到莫名其妙。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由,所以他们都能明白。

  董事长首先道:“那至少否定了必胜石没有必胜功用的说法。”

  我又道:“那又怎么样?”

  董事长道:“这就增加了那个大赢家之所以能够打下江山,必胜石起了重大作用的可能。”

  我刚想把话说第三遍,董事长父亲已经先我一步问:“那又怎么样?”

  董事长激动起来:“怎么样?我们应该分得一些好处!他是通过生副官父亲告诉了秘密才得到宝物的,宝物帮助他取得了天下,就应该有报酬──我不是为我而争,是为生念祖争!”

  他说完之后,略顿了一顿,又道:“当然,生念祖如果得了好处,我也可以沾光。”

  他倒说得十分坦白,董事长父亲向我望来:“刚才我说到生副官父亲并没有向生副官说出他在小树林中遇到的那个青年人的相貌和特征,你感到很奇怪,是不是?”

  我点头:“是。生副官父亲既然肯定那青年人将来会做皇帝,而且把祖传的秘密说出来,当然是希望将来能够在皇帝身上,得到些好处。可是他又不把青年人是谁告诉自己的儿子,这样做,使生副官不能早早投靠,实在矛盾之至。”

  老人家仍然不理会董事长,继续和我交谈。

  他道:“如果生副官父亲早早把那青年人是谁,告诉了生副官,一切就大不相同了,是不是?”

  我还没有回答,董事长就抢着道:“那当然!生副官会一样从军,若是跟从在这大赢家手下,当然水涨船高,飞黄腾达,非同小可,说不定成为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大人物了。”

  老人家还是望向我:“你可知道,在大赢家取得天下的过程中,有多少家庭家破人亡,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大赢家不断地赌,他的赌注就是别人的生命!”

  我点了点头:“是啊,一将功成尚且万骨枯,何况是出一个皇帝!”

  老人家又道:“牺牲了以千万计的人命,才造就了一个大赢家!”

  他说到这里,才向董事长望去:“你以为生副官如果早早投靠了他,就不会在赌博中早早成为输了的赌注?别忘记,在一次赌局中,他投下了四十万人的性命做赌注,如果在那一次他只输剩下不到三万人,给他输掉的那三十多万人,全是早早投靠了他的!”

  董事长张大了口,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老人家叹了一口气:“就算九死一生,以后有惊无险,一路顺风,正如你所说,到了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地位,结果又怎么样?”

  董事长不但张大了口,而且像是呼吸困难,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如同扯风箱一样的声音,神情相当可怕。

  看到了他这样的神情,自然知道地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在真实情况下,那个“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人的结果。

  人人都知道这个人死得极惨,在受尽了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和侮辱之后,再活活饿死!

  在死了之后,尸骨无存!

  这种情形,叫人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难怪董事长的神情变得如此难看。

  老人家缓缓地问道:“你希望生副官有这样的下场?”

  董事长仍然出不了声,只是努力摇头。

  老人家叹一声:“生副官父亲当时在小树林中,一看到了那青年人,根本不及细想,就自然而然在那青年人的气度之下震慑,拜倒在青年人脚下,这种反应很自然。可是当他有机会好好想一想的时候,他冷静下来,头脑不再发热,自然知道要在这样的一个大赢家手中拿红钱,等于跳进火山口去取金银,纵使可以取到,人也会被烧成灰烬!当他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他怎么还会希望自己的儿子和那青年人发生任何关系?”

  董事长点头,表示明白。

  老人家又道:“在任何赌博之中,有赢家,就有输家。一个超级大赢家,是由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输家所造成的。一个皇帝,践踏了不知多少尸体,才能踏上了皇帝的宝座。大赢家只有一个,其余全是输家!”

  老人家说到这里,了一口气,续道:“生副官父亲其实是很容易想明白这一点的,因为他的祖先,就是大赢家身边的输家,他清楚知道,给大赢家的帮助越大,结果就越惨。所以他才把小树林中的那场奇遇,当成了是一场梦,不再寄于任何希望。他这样做聪明之至,生副官得享天年,不必受无穷无尽的折磨,不必成为大赢家的注码。”

  他向董事长投以严厉的目光:“而你还想向大赢家要红钱!”

  董事长神情苦涩,他解释道:“这道理我容易明白,可是生念祖这浑人却不会明白,他还以为我们早就得到了宝物。我们在这里讨论,又得到了当年年大将军惨输是由于他没有动用宝物的缘故,更证明宝物功能超卓,生念祖想得到宝物的愿望更加强烈,谁能使他明白宝物根本已经找不回来了?”

  虽然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我领教过生念祖的为人,知道被他不断纠的可怕。而董事长和他是两代的情,又不能反脸,所以形成极大的困扰。

  董事长这样说了之后,大家有好一会不出声。白素先打破沉默,她道:“我们讨论的一切,不必让他知道──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去追讨他认为应得的好处,结果非闯大祸不可。”

  白素的话,大家都表示同意。

  白素又道:“凭生念祖的智力,又不知道有小树林中的那件事,他一定想不出超级大赢家是谁,就算想到了这个大赢家,也无法把大赢家和必胜石联系起来。”

  她说到这里,向我望了一眼,似笑非笑,董事长父子也神情古里古怪。

  我知道白素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是:连卫斯理他在知道了所有资料之后,尚且要经过一再提示,才能想到谁是超级大赢家,由此可见生念祖想到的机会极小。

  这种潜台词来自白素,我除了瞪回她一眼之外,别无他法。

  白素又道:“所以可以鼓励他继续去寻找宝物,反正由得他去花费,你们也应付得起,就让他一生去追寻他祖传的宝物好了。”

  董事长兴高采烈地鼓掌,表示赞成。老人家神情还有一些犹豫,白素笑道:“这样对他最好──不断地寻找,是一种无穷的乐趣,生念祖会很享受这种乐趣。至于他怀疑你们得到了宝物,只要随便举出几个在生命中赢得比你们更多的赢家来,就可以证明必胜石不在你们手中──如果必胜石在你们手中,所赢的怎会那么少!”

  董事长大有同感:“是,太少了!太少了!”

  以董事长父子的财富而论,无论如何不能用一个“少”字来形容,当然更不能说“太少”可是以人的无穷望而论,就算再增加十倍,还是“太少了”

  老人家点头:“是,这样对他最好──生副官只把他父亲的遭遇告诉我而没有告诉他,道理是一样的。”

  我摊了摊手,表示正是如此。

  老人家柱着拐杖,来回走了几步,就向我们告辞。

  他们父子走了之后,白素望着我不出声,我没好气:“你当然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白素点头:“是,我不反对,可是认为不会有结果。”

  我想了一想:“你的意思是他根本没有得到过必胜石,还是他有必胜石而我找不出结果来?”

  白素的回答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可是又绝对合乎情理,她道:“我不知道。”

  我只好苦笑──虽然白素早知道我要做的事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是在我进行的时候,她还是全力帮助。

  从那时候开始,断断续续,至少有一年多时间,我致力于搜集各种资料──全和此“人”有关的资料,特别注重各场大大小小的赌局。在他走向皇帝宝座的过程中,所经过的赌局,数以千计,几乎每天都有,只在于规模的大小而已。

  资料显示他当年在京城的时间并不久,和京城大学堂的关系也维持很短暂。我查到了那次地震发生的确切日子,发觉就在地震发生之后,没有多久,他就离开了京城,开始了他的路程。

  一开始,他并不成功,在各种不同形式的赌局中,总是处于下风。可是我发现有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不论他处于何种恶劣的下风,他总不至于输光,总可以保留一些本钱。

  不但如此,而且他的本钱在奇迹似的渐渐累积,大有帮助。

  更不可思议的是,本来是亡国的大危机,可是对他来说,却使他的本钱呈几何级数的增加。

  (他自己曾公开承认,想来亡国的军队,帮了他的大忙。)

  任何赌博,都有一个规律:本钱越是雄厚,赢面也就越大。而且本钱越多,参加的赌局也就越大。

  所以和他有关的赌局,也从小到大──从几百几十几万个人做赌注,到几十万几百万几十万万人做他的赌注。

  到了那时候,他在赌局之中,简直已经无往而不利“逢赌必赢”这四个字加在他身上,再恰当不过。

  在许多他赢的过程,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成为大赢家之后的许多年,他又投入了另一场更大的豪赌,简直以天地万物为铝狗,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都成为他的赌注,而他在这场豪赌之中又成为赢家。

  终他一生,他都是赢家。

  这些资料并非秘密,任何人都可以得到。当然还有许多秘密资料,不是普通人所能接触得到──那些机密恐怕永远都不会为人所知。

  为了能进一步得到更多第一手资料,我特地去见我的童年好朋友,铁大将军。

  铁大将军曾经在此“人”摩下,南征北战,立下赫赫功勋,结果却几乎死于非命(情形倒和年大将军有点相同)。

  我把事情的由来和经过情形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铁大将军听了之后哈哈大笑,我敢说自从他出事之后他未曾这样开怀大笑过。

  他一面笑,一面叫着我的小名:“你这人真富娱乐,亏你想得出来!”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过了好一会,才止住了笑,忽然望着我,脸有忧,很正经地道:“你一直这样胡思想,会不会变成了妄想症患者?”

  我料不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我道:“你完全没有印象,这大赢家有可能藏着一件令他逢赌必赢的宝物?”

  他提高了声音:“我根本不相信有这样的一件宝物!”

  我还不死心:“回答我的问题。”

  他道:“当然没有!”

  我再问:“你对于他在任何赌局中,就算一开始情形极坏,最后总可以变成赢家,几十年,几千个赌局都是如此,没有一点怀疑何以会如此?”

  铁大将军长叹一声:“你向我说,这是他的运、是他的命,我还可以接受,甚至于你说的有人在他还是青年人的时候,就看出他有帝王之相,我也可以接受。而事实上,即使是他,本身对术数之类的玄学知识也有一定程度,他也可以接受这方面的推算。可是什么必胜石也者,却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

  我还想再说什么,铁大将军又道:“你应该多留意一些历史,而不要一听到古怪的传说就寻究柢──传说越古怪,你就越起劲。在你想像之中,那所谓必胜石一定是属于外星人留下来的东西了,哈哈…哈哈…”他一定是感到真正的好笑,所以又大笑起来,笑得他所坐的轮椅摇晃不已。

  本来我有一个问题,不想问他,以免伤害他的自尊心,这时候见他笑得相当可恶,我就问了出来。

  我大声问,声音盖过了它的笑声。

  我问他:“如果你有必胜石,而必胜石又真有使你逢赌必赢的功能,在那次你受到了屈辱、冤枉、面临死亡,而你又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在主持的一场赌局,你会不会和他对赌?”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它的笑声立刻停止,脸色变得很苍白。我知道向他重提往事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提了出来,我就想知道答案。

  所以我盯着他,一点也不放松。

  过了一会,他很软弱无力地道:“我没有必胜石,所以我只好跳楼,自杀。”

  我一字一顿:“如果你有呢?”

  他双手抱住了头,过了相当久,才道:“我也只好自杀──不会和他赌,想也没有想过。”

  我伸手在他肩头上拍了好一会,表示歉意。

  这次和铁大将军相会,并不算毫无收获,至少证明了我们对年羹尧当时不使用必胜石的心态推测,是合乎事实的。

  事情就像我对董事长父子所说的那样,既然不可能有新的发展,自然只好告一段落。也正和白素早就预料到的一样,追查事实真相根本不会有结果──事实上我又何尝不知道不会有结果,只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没有结果倒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对于要求每个故事都有“大结局”的朋友来说,自然大大不足。不过不要紧,一种流行的看故事找娱乐的方法,是由看故事的人自己来寻找故事的大结局,据曾经这样做过的人说,乐趣很大。在这个故事中,我其实也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所以不妨来寻找、编造一番。

  可以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来编造。

  从全盘否定开始。

  全盘否定,就是从故事根本上加以否定──根本没有必胜石,甚至没有年羹尧小儿子逃命,由姓年改成姓生这件事,一切全都是穿凿附会,凭空捏造出来的。

  在这个前提下,当然没有所谓大结局了,因为本来就是一切都没有的。

  承认一些事实,有小儿子逃命、改姓等等,也可能在逃命的时候,带了一些宝物,可是那只是普通的宝贝,并不是什么必胜石。而所谓必胜石,只是编出来的故事,供自我安慰之用,那么故事的大结局也就平淡之至,不值一提。

  多承认一些事实,有必胜石这样的宝物,其功能确然是可以使持有宝物者逢赌必赢。宝物被藏在山中,就如同我听到的故事一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什么人取走了,什么时候被取走并不重要,知道被什么人取走才能发展出有趣的故事来──宝物可以被任何人取走,所以可以发展出任何情节的故事来,正是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随便怎么想都可以。

  再多承认一些事实,必胜石这个宝物,的确是被那个有帝王之相的青年人取走,而他也凭此赢得了江山,那么大结局如何,现在还不知道,因为还没有到大结局的时候。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任何皇帝或皇帝的传人,都一定做秦始皇式的梦,希望自己的皇朝可以一世、二世、千世、万世那样传下去,而大结局必然是这样的梦,会在皇朝崩溃的事实前粉碎。

  这样的大结局,绝对可以肯定──历史上已经记载过不知道多少这样的大结局,这是不可更改的铁律,就算有必胜石这样的宝物,一代又一代传下来,宝物也有失效的时候,于是输赢的局面就会改变。

  无论如何设想,这必然会发生的大结局,也就是这个故事的大结局了吧!

  (全文完)  wWw.pInGGXs.CoM 
上一章   豪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倪匡编写的豪赌全文免费阅读;请把豪赌最新章节分享推荐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