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侠义金粉txt下载
瓶盖小说网
瓶盖小说网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热门小说 历史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幽默笑话 伦理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郛老师 都市滟遇 外科病房 天梦使者 孰女味儿 名门艳旅 丝袜孰母 豪卻家族 伦巴灵魂 更爱美人 仙侠魔踪 豪门怨史
瓶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侠义金粉  作者:倪匡 书号:13038  时间:2015/5/19  字数:8397 
上一章   ‮章四第‬    下一章 ( → )
 顾不全在草丛之中,一看到那样的情形,心中不叫了一声糟糕!那金不嫌多多益善,可以说是武林中的首富,他居住的那所庄园,直接了当,就唤做金银庄。

  在庄中也不知收藏了多少金银珠宝,他庄中,藏有各地的美酒,当然也不是什么出奇之事,只怕谭尽受不起这个惑,那就大糟而特糟了!

  可是,就在顾不全那样想之际,事情却又有了变化,只见谭尽的脸上,现出了十分痛苦的神情来,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你窖藏的美酒之多,虽然天下知名,但是却也打动不了我的心!’金不嫌的神情古怪之极,他望着谭尽,但是他像是不在望着一个人,而像是望看一个妖怪一样!

  金不嫌用金银庄中窖藏的美酒去引谭尽,谭尽竟然丝毫不动心,这在金不嫌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金不嫌还记得,他第一次和谭尽相会,便是谭尽慕金银庄上的藏酒之名,带了一车白银,前来庄上,只求能以这一车白银,换窖藏的各种美酒,每一样都给他喝上一口。而当金不嫌带着谭尽到了藏酒的大地窖中时,谭尽那种如痴如醉的情形,金不嫌也不容易忘记。

  可是如今,谭尽竟一口回绝了他的条件,这实在是令人难以想像!

  金不嫌呆了半晌道:‘谭兄,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那女孩比我庄中的美酒更能打动你的心?’谭尽脸上的神情,本来是极其痛苦的,想来那自然是他要下极大的决心,才能拒绝金不嫌的引之故,可是这时,他却又突然笑了起来,一望便知,他的笑容,是从他心底深处,直透了出来的,他道:‘金不嫌,你可是未曾见过白枣儿?’金不嫌呆了一呆道:‘未曾。’

  谭尽立时转过头来道:‘顾不全,将白枣儿抱出来,给他瞧瞧!’顾不全躲在草丛中,冷不防谭尽竟叫他抱着白枣儿走出去,吓了他一大跳,但是他随即想到,谭尽的武功极高,只有他一个,金不嫌也不是敌手,何况还有自己,就算走出去,又有何妨?是以,他大声答应着,抱着白枣儿,便走了出去,一直来到了金不嫌和谭尽两人的面前,金不嫌立时向顾不全怀中的白枣儿望来,他一看到白枣儿,便自一呆,声音也自然而然,低了许多道:‘她睡着了!’白枣儿虽然是被谭尽的昏睡药弄得沉睡的,但是她的睡态,还是极其可爱,胖肥肥的手握着拳,金不嫌捏了捏她的小手,抬头道:‘这孩子真可爱!’谭尽道:‘金不嫌,如果这孩子是你的,有人给你十万金子,你换不换?’金不嫌连想也未曾想,便口道:‘不换!’他在‘不换’两字,出了口之后,又呆了一呆,随即喃喃地道:‘十万金子啊,真不少!’接着,他又摇了摇头,道:‘还是不换!’谭尽又道:‘你可以不要十万两金子,我自然也可以不要你庄上的美酒。’金不嫌一怔,道:‘这是什么话,这孩子又不是你的,你犯得着么?’谭尽道:‘孩子不是我的,但是我十分喜欢她,将她当作我自己的女儿一样!’金不嫌又低头看了看白枣儿,轻轻扭着白枣儿的面颊,道:‘真是,这女娃子逗人喜欢得很。’谭尽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低沉,道:‘金不嫌,可是你却为了五千两金子,就想杀死这样可爱的小女娃!’金不嫌像是刹那之间,被烧红了的铁块,烙了一下一样,疾跳了起来,骂道:‘放你娘的狗臭,你给我十万两金子,我也舍不得杀她!’他一面骂着,一面瞪着谭尽,然后又转向顾不全,厉声道:‘将孩子给我,谁要是想害这孩子,我就和他拼命!快给我!’他的双手伸出来,顾不全后退一步,和谭尽互望了一眼,道:‘且慢!’谭尽也身形一闪,闪到了金不嫌的身前,道:‘那么你来作甚?’金不嫌道:‘我来就是要向你要这小女娃!’谭尽道:‘可是有人出了五千两金子,叫你找回这小女娃的?’金不嫌道:‘自然是了,这小白枣儿是跟雪娘长大的,就是雪娘出五千两金子叫我送她回去的。’这时,顾不全的心中,也充满了疑惑,因为他在白枣儿的口中,知道那个雪娘的女子,对她十分好,而白枣儿在昏睡不醒之前,还嚷着要见雪娘,何以谭尽竟将这件事看得那么严重,好像白枣儿一见到了雪娘,就会有杀身之祸一样!

  顾不全子最急,他心中一有疑问,立时就想问出来,他忙道:‘这──’可是他只说了一个字,谭尽已先开了口,向着金不嫌,恶狠狠问道:‘你知道雪娘是什么人?’金不嫌道:‘知道,她是天香宫的总管!’

  在一旁的顾不全,一听得金不嫌那样说,他不呆了,眼瞪得比铜铃还大,口张得可以下一只猫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是见过雪娘的,那个像是天上的美人儿一样的女子竟是天香宫的总管!

  天香宫!虽然这时正是深暑天气,也没有什么风,但是顾不全一想到了天香宫三字,还是不由自主,身上起了一阵寒意!他也立时想起了武林中的几句话来!酒财气,八结义,不及天香一衣!这几句话,不明内情的人,还真不容易听得明白,但武林中却人人皆知!

  那‘酒财气’,是指四个武林一高手,他顾不全也是其中之一:‘酒’是‘醉而不侠’谭尽;‘是粉面玉郎君’;财便是眼前这位金不嫌,气就是他‘义无反顾’顾不全了!

  而‘八结义’,则说的是八个顶尖儿的派高手,这八个派高手,各行其事,自然没有结义之事,但是那几句话的意思却是,就算酒财气,四大高手加在一起,就算是八大派高手结义,加起来,也比不上天香一衣──天香宫根本不必派人出来,只消抖出一件衣服来已经足以震慑武林了!

  那样说法,自然是因为天香宫的主人,天香老人,武功实在高得不可思议之故,是以别说是天香宫的高手,就是天香宫中的一件衣服,也已无人能敌了,而如今,雪娘竟是天香宫的总管!

  雪娘是天香宫的总管,那么白枣儿自小由雪娘看着长大。白枣儿又是天香宫中的什么人?

  如果白枣儿和天香宫有渊源的话,那么,还有什么人对她不利?

  一时之间,顾不全的心中,被各种各样的疑问堵着,他子又急,也不知道先问那一个问题才好。正在焦急时,只听得谭尽又一连串地责问着金不嫌,道:‘你知道雪娘是天香宫的总管,你可知道为什么她一定要追回白枣儿?你又知不知道,白枣儿到了她的手中会怎样?你可知道,神剑手丘飞为什么会在我面前自尽,他的你知道个!’金不嫌被谭尽问得哑口无言,顾不全实在憋不住了,他骂道:‘他妈的,你怎么尽问不说?’谭尽的面色一沉,看来他像是正要开口了,可是就在此际,只听得远远有马蹄得得声,车轮辚辚声,传了过来,金不嫌失声道:‘她来了!’谭尽也忙道:‘快躲起来!’

  顾不全尽管急于知道事实真相,可是‘酒财气,不如天香一衣’,他却也不敢不躲,一时之间,三大高手,一起躲进了草丛之中,金不嫌将他的马,远远赶走。

  他们躲进了草丛中不久,只听得车声,渐渐近了,果然便是雪娘的那辆马车,驶了过来,一个虬髯大汉赶着车,转眼之间,就驶过去了!

  等到车子转远,谭尽才低声道:‘跟我来!’他一面说,一面身子已向前,窜了出去,一口气奔出了十来里,到了一个小山缚之中。

  那小山丘之中,有一股清泉,下来,注在一个丈许见方的水潭之中,淙淙有声,十分清幽。一进了山丘之中,金不嫌便发话道:‘嘿,姓顾的,也让我抱抱这小女娃好不好?’顾不全略一犹豫,又向谭尽望了一眼,双手抱着白枣儿,就向金不嫌送了过去,白枣儿服了谭尽的一颗药,仍然沉睡着,吨着嘴,样子十分可爱,金不嫌接了过来,在手中掂了掂,又将白枣儿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他忽然笑了起来,道:‘他,到今天我才知道,天底下还有比黄金更可爱的东西!’谭尽和顾不全两人一听,都笑了起来,顾不全一面笑,一面‘咕’地一声笑道:‘她不是东西,是人!’金不嫌望着白枣儿,忽然长叹了一声,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道:‘真奇怪,这小女娃儿和我们非亲非故,何以我肯为了她不要黄金,醉而不侠为了她,竟肯放弃我庄中美酒的机会?’顾不全忙向谭尽望去,想听谭尽如何回答,却见谭尽的脸上,也是一片茫然之,显然是他也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原因。

  顾不全等了片刻道:‘像这样的孩子可以说人见人喜,你们两人,平虽然多行不义,但究竟人未泯,所以为了她,就可以不要黄金万两了!’顾不全虽然急,鲁,但是他这几句话,抑是说得直接了当,直说进了谭尽和金不嫌两人的心坎之中,两人不约而同,一起叹起气来。金不嫌将白枣儿放在膝上,还深恐白枣儿睡得不舒服,轻轻地抚着她。他抬起头来,道:‘可是如果说,像雪娘那样的美女,竟会和白枣儿过不去,也令人难以相信!’顾不全立时也向谭尽望了过去,因为白枣儿的身世遭遇,在他们三人之中,只有谭尽一人知道。

  只见在星月微光之下,可以看出,谭尽的神色,十分严肃,他低了声音,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不管则已,要管就得管到底,说不定连自己的性命,都得赔上,谁不愿意做,只管离去!’顾不全站着,金不嫌坐着,谭尽的话,已说得十分明白,两人也知道,在如今那样的情形下,谭尽也决不会虚言恫吓的,可是他们却都没有离去的意思。

  山丘中十分静,停了好半晌,谭尽才道:‘半个月前,我第一次见到龙门帮帮主安泰宝,白枣儿就是在安泰宝的身边。’谭尽才讲了一句话,金不嫌便吃惊道:‘龙门帮的安帮主已经死了,你们可知道么?’顾不全听得龙门帮主安泰宝的死讯,心中着实吃惊,因为龙门帮是黄河上下,第一大帮,人多势众,安泰宝是武林中出了名的八之一,武功极高,他的死讯,应该是轰动武林的一件大事。但是顾不全还是急于听谭尽说下去,是以他瞪眼道:‘他的,你别打岔好不好?’金不嫌立时想发作,可是一样急于知道其间的经过,是以并没有发作出来。

  谭尽苦笑了一下,道:‘当时,我听得安泰宝一说,就知道他离死不远了!’顾不全和金不嫌两人齐声道:‘为什么?’

  谭尽道:‘当时,是他着人来请我到龙门用总坛去的,他打发来请我的人说,安帮主有事和我相商,我与安泰宝素无往来,但是来人说得十分恳切,我就只好去走一遭,见了安泰宝,安泰宝抱着白枣儿,当时白枣儿正沉睡着,我也未曾好细看她模样,安泰宝一见到我,就请我留在帮中帮手!’顾不全急,忙又问道:‘为了什么事?’

  谭尽却叙述得十分详细,道:‘当时我就道:“安帮主取笑了,龙门帮中,高手如云,何必还要我这个只知道喝酒的人来帮手?”安泰宝的脸色却十分严肃,他拍着怀中的小女娃,道:“谭兄,我惹了一件麻烦,前两天,有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抱着这孩子,到我这里来,他到这里时,已是只剩下一口气了,他将孩子给我,说这孩子,是自天香宫中带出来的,为了救这个孩子,他们已死了五个人,他也只剩下一口气了,天香宫的总管雪娘,正在寻这个孩子!”’顾不全‘唉’地一声,顿足道:‘说了半天,这孩子究竟是天香宫什么人?’谭尽却自说下去,道:‘当时我一听事情和天香宫有关,掉头就走。三天之后,我遇到神剑手丘飞,已知道了安泰宝遇害一事,丘飞想将孩子托给我,但是给我一溜烟地走了,直到他第二次找到我──’谭尽讲到这里,抬头向顾不全望了一眼,道:‘就是在那个小饭店中,你也在场。’顾不全点着头,神情骇然,道:‘丘飞为了救白枣儿,竟不惜自杀求情!’谭尽摇头道:‘不然,这其中有一重隐情,你不知道,我却第一次见到丘飞时,已知他非死不可的了!’金不嫌和顾不全两人,同声问道:‘却是什么原因?’谭尽沉声道:‘我第一次见丘飞,已见他在气之际,太阳上,现出一股紫气,那是他已经中了一掌紫气摩云掌的迹象!’金不嫌和顾不全一听‘紫气摩云掌’五字,不陡地吹了一口气,面面相觑,神情骇然。

  谭尽又道:‘那紫气摩云掌,乃是天香宫的绝技之一,中掌之人,在十五之后,伤才发作,骨节散裂,受尽无穷痛苦而亡,你们想想,一样是死,丘飞自乐得一剑将自己戳死算了!’顾不全想起当时的情形,他自己曾出手拦阻丘飞,不让丘飞自尽,但是结果,丘飞还是尸横大街,可知丘飞实在是有必死之心了。

  谭尽再道:‘丘飞以为我看不出他曾中了紫气摩云掌,以为他一死,我就会接手管白枣儿,他的,我认为自己是个歪种,不敢惹天香宫的人,自然一走了之,倒是这位顾兄,不知就里,将白枣儿抱了去!’顾不全只觉得背脊之上,冷汗一道一道,了下来,像是有无数百足,在自己的背上爬行一般,他苦笑道:‘惭愧,谭兄,我虽然担了个义无反顾的虚名,但是我当时若知道了实情,会不会出手,也大有疑问,倒是你,明知要与天香宫为敌,也豁了出去,那才是真正的大仁大勇,义不反顾!’谭尽苦笑着,道:‘别向我头上戴高帽子,只怕我受不住,现在,白枣儿究竟是天香宫中的什么人,我们还不知道,但是为了要找回她,天香宫的总管雪娘,已出手杀了好几个高手,这却是事实,我们得怎么对付,还要商量一下才好!’顾不全皱着眉,道:‘这事情十分蹊跷,我曾和白枣儿谈起过,她说雪娘对她最好,或许是有什么人,将她从天香宫中盗了出来,雪娘急于寻回她,并不是有什么恶意,也说不定的。’谭尽翻着眼,道:‘也许是这样,可是谁敢保险?谁敢冒这个险将白枣儿送到雪娘的手中去!’金不嫌道:‘我们可以先将白枣儿藏了起来,然后去问问雪娘,白枣儿究竟是什么来历,她对白枣儿,是不是有什么恶意!’谭尽忙道:‘你和雪娘曾见过面,她怎么说?’金不嫌道:‘她出我五千金子找人,我也曾问她,找一个小女娃儿,是为了什么!’谭尽和顾不全齐声问道:‘雪娘怎么说?’

  金不嫌摊了摊手道:‘我才问出口,她便面色一沉,哼,杀了我的头,我也不敢再问下去了!’顾不全‘哇’地一声,道:‘这不是废话么?你当时不敢问,现在就敢问了?’金不嫌怒道:‘我不敢问,你敢么?’

  顾不全一张脸涨得通红,可是就是答不上来,他对金不嫌的那一问,固然不服气,但是若说他敢向天香宫那总管雪娘去问白枣儿的来历,他却也不敢说:他们三人都静了下来,突然之间,三人一起道:‘我想起一个人来了!’他们三人几乎是同时讲出口来的,接着,他们又停了一停,互望着又齐声道:‘粉面玉郎君!’顾不全一个转身,反手一掌,拍在一株树上,拍得那株树,木屑四飞,大叫道:‘走,我们这就找他去,天下的女人见了粉面玉郎君,就算再凶,也就变成糯米团儿了,我看雪娘也不会例外!’金不嫌笑道:‘雪娘的武功再高,但若是天下竟然有女人,舍得对粉面玉郎君下手,那也是奇事了!’顾不全已大踏步向前走去,可是他才走出了几步,便又转过身来,道:‘他的,可是这小白脸儿,却在什么地方?’谭尽笑道:‘那倒不必担心,七八天前,我在开封玉兰院前遇见他,他说:‘他被西域魔教教主的女儿住了不得身,只得暂且在勾栏院栖身,一则,仍然可以珠环翠绕,左拥右抱,二则,什么人也找不到他!’顾不全急得顿足道:‘你们还坐著作甚么,快去找他,快去啊!’金不嫌和谭尽两人,一起站了起来,二人走出了山丘,金不嫌的马已不知奔到那里去了,三人趁着月,向前疾奔而出,奔出了十来里,才到了一个市镇,拍开了一家牲口行的门,拣了三匹健马连夜向开封驰去,到了天亮时分,白枣儿已醒了过来,在金不嫌的怀中,着眼,睁大了乌亮漆黑的眼睛道:‘你是谁啊!’顾不全忙策马过来,道:‘白枣儿,这是金叔叔!’白枣儿看着顾不全,叫道:‘金叔叔!’

  金不嫌笑得极其开心,三骑一起驰进了一座镇甸,有金不嫌在,排场自然不同,那镇甸又大,他们到了镇上最大的一家客店之中,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先吩咐店家,准备白枣儿爱吃的东西。

  他们三大高手,各坐在桌子的一边,白枣儿在另一边,进出的食客,莫不对他们侧视,因为他们四个人的样子,实在太奇特了,三个大人,一个是彪形大汉,神威凛凛,一个一身华服,金翠珠宝,满身皆是,另一个却是化子一样!

  如果只是三个大人,江湖上的奇人异士多的是,只怕也不会有那么好奇,但是偏偏还有一个粉妆玉琢,玉雪可爱的小女孩,和他们一起,才真是引人注目。

  白枣儿显是饿了,食物一端了上来,她就狼虎咽起来,三个高手看着她吃东西,笑眯眯地,比食物吃进自己的肚中去还要舒服,顾不全抓了一个饼,道:‘头猛烈得厉害,我替白枣儿去买一顶竹笠,也好遮!’金不嫌‘哼’地一声,道:‘就是你办法好,我早就想好了,替白枣儿买一辆精致的凉车,由四匹马赶着,又快又轻,又舒服!’顾不全瞪着眼,无话可说。因为金不嫌是出了名大财主,他想出来的办法,自然比顾不全想出来的,舒服得多,金不嫌说着,便放下筷子道:‘我这就去,是白枣儿的事,我得亲自去办!’白枣儿拍着手道:‘好,我喜欢坐凉车儿!’白枣儿那样一说,金不嫌登时神气得好像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一样,他站了起来,摸了摸白枣儿的头,便走了出去,那镇甸十分大,金不嫌走过了二十来家店面,就看到一家专造车辆的铺子,他一迈腿,正准备跨进去时,忽然听得一阵车轮声传了过来,金不嫌回头一看,不灵魂出窍!

  吃来正是雪娘的那辆马车,自镇甸的另一头,驶了进来,金不嫌连忙一缩身子,想要躲开去时,已听得赶车的虬髯大汉,‘得儿’一声,马车停了下来,雪娘的声音,也从马车中传了出来,道:‘金朋友,你好!’金不嫌脸上变,心头怦怦跳,总算他见机得快,忙趋前道:‘雪总管,我正到处在找你!’那马车的那竹帘儿,卷了起来,雪娘坐在车中,金不嫌低着头,也不敢视,只听得雪娘冷冷地道:‘是么?昨天晚上,你那里去了?’金不嫌的一颗心,几乎从口腔之中,直跳了出来,他勉力镇定心神,道:‘那顾不全忽然逃走了,我正在找他,找了一夜!’雪娘却不再说什么,只是‘嘿嘿’冷笑着。

  金不嫌的心中,七上八下,他慢慢地抬起头来,向雪娘望去,只见雪娘面罩寒霜,他赶紧又低下头去,心中不住地暗叫糟糕。

  雪娘冷笑了片刻,放下了竹帘,道:‘你跟在后面,我有话和你说!’金不嫌乃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可是此际,听雪娘的口气,就像是将他当成了天香宫中的奴仆一样,金不嫌虽然不敢顶撞,但也道:‘雪总管,若然我跟着你,等于是你一人在寻找白枣儿一样,不如我——自行去找,找到再来见雪总管。’雪娘‘格格’一笑道:‘别耍花招了,金朋友,你不是已找到她了么?’金不嫌陡地听得雪娘那样说法,不魂飞魄散,一时之间,僵立在那里,不知如何才好,雪娘的脸色,也在当时,倏地一沉,一字一顿道:‘金不嫌,好大的胆子!’金不嫌在这时候,犹如被一桶冷水,由头淋了下来一样,身子不由自主,涑涑地发着抖,背脊之上,好几股冷汗,一起渗了下来,像是有几条冰凉的虫儿,在他的背上爬行一样!

  雪娘那样一说,又望了金不嫌片刻,在那片刻之间,金不嫌实是恨不得地上有一个,他可以钻进去才好。雪娘又冷冷地道:‘带我去找!’金不嫌却仍僵立着不动,他不知道雪娘是何由看穿了内情的,但是他却知道,他决不是雪娘的敌手,这时他等于一只脚已在鬼门关中了!

  他更知道,如果他带着雪娘去找白枣儿的话,那么也许雪娘还不会怀疑他!

  可是他虽然心中对这一切很明白,他却还是僵立着不动,谁也可以看得出,他并不准备带雪娘去找白枣儿。雪娘的双肩,向上渐渐扬起,在那一刹间,她美丽的脸庞上,现出了一股令人心悸的杀气来。

  金不嫌到了这时侯,身子不由自主,发起抖来,可是雪娘忽然又一笑,面色也顿趋缓和,道:‘你可是嫌五千两金子太少么?我知道你是金不嫌多多益善,反正天香宫有的是金子,由天香宫中,拨五万两金子给你如何?’金不嫌一听,心头不狂跳,他知道,雪娘说五万两金子,就是五万两金子,是一钱一分也不会少的。金不嫌的财产,自然不止五万两金子,但是像他那样嗜金如命的人,转眼之间,便可以到手五万两金子,实在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巨大惑!

  雪娘像是也知道这由她口中允诺的五万两金子,对金不嫌是一种极大的惑,是以她话出口之后,便只是笑地望住了金不嫌,不再催他。

  金不嫌呆了呆有半盏茶时,才开了口。而他一开口之后。说出来的话,连金不嫌自己,也觉得难以相信,因为他说的,竟是一个‘不’字!

  可是,当那个‘不’字,自金不嫌的口中,以坚定的语气吐了出来之后,金不嫌登时觉得心头一松,缓缓呼出了一口气来,在那刹间,他的心头,感到了一股极度的自豪,连死也无憾了!

  因为他感到自己能够不怕雪娘的威,拒绝了五万两金子的惑,而只是为了保护白枣儿,古往今来的仁人侠士,也只不过如此而已,但金不嫌一直被武林中视为一个嗜金如命的无之徒,忽然一步登天,成了大仁大义的大侠这种感觉,是他从来也未曾感到过的,自然令他的心中觉得舒畅无比!  wWw.pInGgxS.coM 
上一章   侠义金粉   下一章 ( → )
瓶盖小说网为您提供倪匡编写的侠义金粉全文免费阅读;请把侠义金粉最新章节分享推荐给您的朋友!